睡不着的城市

? ? ? ? 凌晨零点三十分,我以为城市睡了。结果是我想错了。城市没睡,它也睡不了。不知道是一开始就被设计成不能睡、还是被吵得睡不着。

? ? ? ? 我宁愿深夜里的城市是有心事而偶尔地无眠。我甚至可以做它的妈妈,给它哼唱“月儿明,风儿静,树叶儿遮窗棂啊,蛐蛐儿叫铮铮,好比那琴弦儿声啊……娘的宝宝,闭上眼睛,睡了那个睡在梦中”来催眠。——噢噢!不不!我是男的,糊涂了,哈哈!不做它的妈妈仍可以给它催眠嘛!

? ? ? ? 当然了,你也知道,这个念头最后还是空想、光说不练,不了了之。没敢哼唱,怕被骂“神经病”。

? ? ? ? 城市“有声有色”地连轴转,没有片刻的清静。——汽车胎噪的声音和其它的轰隆声、咣当声以及偶尔的喇叭声,人的说话和响动声,猫狗的叫声;路灯,楼宇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汽车头尾灯以及个别车改装后酷炫的各色光……声色俱厉呵!

? ? ? ? 鸟都睡了,人也早该睡了,别管城市啦,它是要不休不眠的。也是哦,城市又不是生物。

? ? ? ? 生物,尤其是人,是一定要顺天而行的,天睡我睡、天醒我醒。现在已经是明天了,睡吧睡吧。

? ? ? ? 我想象城市在夜深人静(只是路上的车还始终都有,一直有!)的此刻,安然地睡了。那车声就是它的轻鼾,灯光就是它的小夜灯,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