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旅往事——天津

今天是2020年的六一儿童节,早上到企业尚早。去到茶水间打开水泡茶时遇到一位前辈,难得在职场碰到她很是惊喜就寒喧了几句。她说三个孩子都在家里,一会又要回家去陪娃们过节了。

她说:“你就好啦,两个女儿都这么大了,省心。”我含笑不语。

另一位同事听到了大家的谈话,在前辈走后她凑近来问我:“你家孩子多大了?你看起来还这么年轻,比我小好几岁吧?”

我说:“两个女儿,一个在读高一,一个在读初三马上要中考了。”

她:“啧啧,我的天呢!你是多少岁结婚生娃呀?”

我笑着说:“肯定是在法定婚育年龄啊。”

小女早上说:“妈妈,你今天要给我一个惊喜。过儿童节呢。”

回想这些年的六一节和暑假,对她们的爱都不曾缺席。除开在她们5岁以前给爷爷奶奶在乡下放养。前几天还跟小女说2018年的六一节,大家家长们给她们班做的美食节多丰盛啊。惹得隔避班的孩子、老师、家长都伸长脖子艳羡。

那年暑假的旅行是最长的一次,从北戴河返回到天津。大家就在天津多住了些天,因为我的工作需要留在天津。

按面积算大小的话,天津是深圳的3倍。但是按经济产值来说天津比深圳低4倍,也就是深圳的发达程度是天津的4倍。见识了天津的暴雨,瞬间把马路淹没的那种。下起雨来像非常着急的心情,大家站在酒店房间窗前看下雨,看着看着就没有了方向。

雨停时已是下午,走出去觅食。吃了午饭,我用手机查找附近是否有值得观光的景点。发现一间清真寺,兴奋的前往,三个人撑一把伞。走着走着又是一阵雨落下来,大家只好急步快跑。跑到清真寺门口,大门是敞开的静悄悄以为空无一人。大家就钻进去找到张长椅坐下来等雨停,看到一间间的祈祷室干净整洁。应该是还没到傍晚祷告时间,正当大家觉得身上暖和了,被淋湿了的衣服也没那么不舒服时。一位老年大叔走出来,刚睡醒的样子:“你们进来干嘛的?”

我说:“刚好下雨路过,进来躲避下雨。可以吗?”

他说:“你们出去,这里面不允许外人进来。”

看他一脸不容讲解的样子,我拉着两个女儿只好走出了大门。边走边对女儿说:“要敬重清宗教规,人家不允许大家逗留就走吧。”尽管下着不小的阵雨,离大家住的酒店不算远就湿身了回房间。

我对天津的印像不好也不坏,总觉得就是过客。没有去天津港也没有品偿狗不理包子。去仿古街走了一遍,全是商业化,不如随意的坐一趟公交车观光街景。大家坐了三趟公交车,沿着海河两岸购物中心、免税商店、天津之眼、意式风情街观光。隐藏在街区中的特特式教堂、民国时的医院。

下车在海河岸边走过了一遍狮子林桥,静看在河里的游泳的人们,会去河里游泳的都是老天津了吧?不然两边那么繁华的商业区,车来车往的竟然那么从容淡定的下河游泳除暑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