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没有送出去的情书

何必是我高二时的同班同学。

这货(家乡方言,好友间戏称)生得玉树还算临风,少年白头,更显几丝老成。人,极聪明,爱独行,高一时数理化碾压群雄,却偏偏要做个文科小生,不似我,因化学从来没及格过才被迫拿起了史地政。

我呢——多愁不善感,有贼心没贼胆,常常越过女同桌的三八线,却又不敢直视她们纯真的笑脸,若不是仰仗一幅盛世美颜,我定成了那人人喊打的猥琐男。

课堂上,大家各领风骚,他爱胡闹(接老师话茬儿,把上课节奏带跑),我爱睡觉,但这丝毫不影响大家每次考试名列前茅。座位永远是我俩先挑,中间始终只隔一个过道。

正所谓,一见如故,再见如火如荼。熟络之后,大家便开始双贱合璧,纵横江湖。课堂上从来没闲着,交头接耳,谈天说地,罪行可谓罄竹难书,成为班主任的心腹大患。

果然,好景不长,大家终究还是被班主任所降服——小何被强行安置在讲课桌一侧,永世不得下(讲)台,开始了以粉笔灰为食,用唾沫星解渴的苦日子,而我则被流放到教室的东南一隅。从那以后,在老师眼皮子底下,我俩自然就老实了许多。

贼心不死,课堂上掀不起风浪,大家就把魔爪伸向了校外。这不,吃完午饭,正往回走呢,小何突然撞了撞我的肩旁,羞涩地问:“顾志,你觉得那个女生怎么样?”

我顺着他眼神指的方向,五米开外一个穿淡蓝色牛仔裤,白色上衣,身姿曼妙,长发飘飘的女生,正姗姗而去。

“这是个 Back Killer (背影杀手)啊!怎么你看上人家了?”我有些诧异,不食人间烟火的他竟然对女生产生了兴趣。

“嘿嘿,有点心动,是我喜欢的类型。”

“要不,咱跟着看看她是哪个班的?”

“正合我意!”

于是,我俩加快了步子,唯恐她消失在人群中。进了校园,大家目送她走进教学楼一层靠边的那个教室——高三一班。(教学楼一共五层,一楼是高三,西侧的两个教室是重点班。)

“我靠,她是咱学姐啊!而且还是重点班的······咱还是算了吧!”我有点幸灾乐祸。

小何笑而不语。我以为他就这样放弃了,没想到第二天中午一下课他就着急地让我下楼。我知道他是认真了。

接下来的几天,大家照例默默护送她进出校园。因为怕被人家发现,大家始终与她保持五到十米的距离,所以,一直没看到女生长什么样。

“小何,这样一直跟踪,不是办法啊,你得跟人家说话呀!”

“你文采好,要不你帮我整封情书?”

“这玩意儿我写不太好吧!”

“就我那水平,还不把人家吓跑了啊!你写,晚上我请你吃茶叶蛋。”

“行吧,我试试!”

花了几天功夫,算是凑出来人生第一封情书,我让小何用田字格抄了一遍。

“啥时候送?”

“等我想想,过几天吧!”小何还是有点心虚。

“别等了,眼看高考了,再不送,人家就毕业了。”

“那,晚上?你陪我一块儿,我请你吃茶叶蛋。”

“好吧!”

晚自习一下课,我俩便冲出了教室,来到一楼。我在门口望风,小何飞速去宿舍楼前买了两个茶叶蛋,刚回来,就看到女生出了教室。

大家一如往常跟在她身后。

“赶紧把信给她呀!”真替他着急。

“等会儿,让我吃口鸡蛋壮壮胆。”

“人家都是酒壮怂人胆,你是吃鸡蛋······”

吃着茶叶蛋,一会儿的功夫,大家就出了校门。夜色撩人,眼前的这个女生牵动着小何的心。住在校外的学生比较少,出了校园,就只剩三三两两的几个人了。

过了一个拐角,就只剩下大家三个人了,路上灯很暗,眼看女生就要进小区了,我有点着急,也有一些害怕,害怕被女生发现。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你要不要送?”

“还是算了吧!”

小何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那个女生从大家的视线里消失,直到路灯熄灭,直到夜安静地睡去。


第一次写这样风格的,太难了!对白,心理,环境描写,极其需要功底啊!终于意识到小说家的伟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