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实体店

下午去客户家的窗帘店喝茶,是夫妻店。男人跑外勤和业务,做上门量尺寸、安装的活儿。女人在店里制作窗帘做小手工的活儿。这个店子他俩经营10多年了,有布料样版上百上千款堆了整面墙快占据整个店了,下脚困难。

一边喝茶一边跟我叹息:“大家这片区要搬走了,里面的老工业区已清空了要拆了建商品房,被开发商买去了。”

我问:“搬哪?找好新店铺了吗?”

他们说还没有去那些建材市场附近找了下,店铺转让费至少都要25万起!

我说:“为什么还有要转让费的?不是租赁店铺就可以了吗?”

他们说:“行情就是如此啊!接手人家转让出来的店铺就是付一笔转让费的。要不是儿子在读高中大家都想把房子卖了回老家去。”

我笑着说:“真舍得把深圳的房子卖了?回老家拿啥养老啊?生活还习惯吗?”我忽然想到了主意:“你们要不去这旁边的城中村租套大点的三房或四房,接单做生意居家一起,反正儿子周末才回来的。这样省成本就不用付转让费20~30万了,你说这25万转让费得做多少单生意才赚得回来?”

? 女人说:“要一年哦投资一个店子还要装修要第三年才始赚钱,现业务越来越少,都是熟人先容的生意。不过,租房在家里做灰尘太大了,剪裁布料的时候灰尘大。这样不好,不能在居家里做。大家还是想开店。”

他们都是中年夫妇,男人54岁,女人49岁。育有一子,在读高中。潮汕人,为人老实。不懂得网络营销,借用网络工具都是靠熟人转先容或街边散客维持。如今,这片区要拆迁,以搬换店址,重新租店铺需要付一笔不低的转让费。我问他们如果不店了,能什么?她说:“不知道,这些布料和样品就要低价卖给别人或是丢掉了。”

趁她家男人骑着电驴去上门安装了,女人给我添了杯热茶认真对我说:“我是舍不得卖掉深圳房子回老家的,虽然老家也有地皮,但我喜欢深圳。再说卖掉这里的房子,将来儿子还是要买房的,就很难买回来了。”

我说:“好呀,大家一起在深圳养老。”

我给她做了两份规划:一份给儿子,保证他读大学的费用。即使儿子读大学用不上也是留给儿子的一笔资产。给夫妻俩做一笔退休金,保证有养老的钱。不管什么时候不开店了,也有一笔生活费,不用那么辛辛苦苦的做生意赚钱,可以过上有尊严的晚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