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野百合的春天

? 韩文雪在宿舍阳台上种了一盆野百合。紫红色的陶制花盆、黝黑深邃的土壤、缠绕着淡紫色条纹的细长杆茎以及柔嫩的绿叶,这片小小空间里的绚烂色差把整个阳台装扮的高雅奇特。


? 连接阳台的一个40多平的房间里住着302宿舍的4个女生,韩文雪、李凡一、张小雨、彭谨言。这四个女生不管是从家庭背景还是性格特点上都有极大的不同。比如同是农村出生的韩文雪和张小雨,前者小家碧玉、温柔善良;后者放浪形骸、极尽风骚。又比如经过繁华大都市洗礼的超级富家女李凡一与彭谨言,前一个淡默寡言、极度不合群;后一个迎来送往,高朋满座,在学校内外混的风生水起。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但这四个性格迥异的女生在发生那个恶劣事件之前似乎连一台戏都搭不起来,因为她们的行为习惯以及作息时间让她们很难融入彼此,甚至偶尔四个人共处一室时,各自的气场都泾渭分明。唯一能把她们联系在一起的似乎只有别人送给302宿舍的称号“超颜值宿舍”了。


〈1〉

? 时间进入6月,春天优雅的气息慢慢浸染着夏日的急躁,阳台上的野百合静悄悄地鼓胀出了两个含苞欲放的花骨朵,一股淡淡的清香散发在周围的空气中。平时没事时韩文雪最喜欢做的就是坐在阳台上一边看书一边看花,这是她把日子过优雅的最简单的方式。但是没有想到后来这盆人畜无害的娇嫩百合花竟然成了四人感情剧烈变化的引子。

?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上完两节英语课后韩文雪返回宿舍,还没来得及放下课本她就去阳台看花。当打开阳台门时她心里咯噔一下,栽种野百合的花盆歪倒在地上,黝黑的泥土杂乱的洒落在阳台一角,野百合被粗暴地塞在阳台上的垃圾桶里。韩文雪捧出被晒蔫吧了的野百合,眼眶突然一红,一股从未有过的悲伤与愤怒突然充满她的大脑。她用仅剩的理智寻找倾泻愤怒的正确对象。

? “小雨,你知道是谁拔了我的花吗?”韩文雪望着正躺在床上玩手机的张小雨问道。

? “奥,我拔的”,张小雨头也不抬,满不在乎地答道。张小雨向来看不起同是农村出生的韩文雪,吃的差、穿的土,还天天装柔弱扮可怜,似乎除了脸好看点,学习好点其他一无是处。

? “为什么?”两行眼泪顺着韩文雪通红的眼睛流了下来。韩文雪的声嘶力竭仅仅是一句愤怒的为什么和把手里还拿在手里的英语书愤怒地砸到张小雨身上。

? 张小雨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她像一头发怒的母豹一样直接把砸在她身上的书十倍力道的扔回了韩文雪的脸上。然后起身揪韩文雪的头发,“啪”,韩文雪挨了一个重重的耳光。

? “小婊子,你敢打我,还为什么,我为你妈。你个装可怜的贱人”,张小雨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刺耳,被涂的雪白的漂亮脸蛋也因为愤怒变得扭曲、丑陋,就像是刚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那夸张的假睫毛就是她勾魂的利爪。

? 韩文雪像是被打懵了,她看着张小雨即将再次落下的手,只是不断的流眼泪,既没有躲也没有反抗。

? 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把韩文雪拉到身后并把一个响亮的耳光先一步印在了张小雨脸上。

? “凡一,你怎么打我,你也看见是她先打我的”,张小雨举在空中的手以及尖锐的声音突然就软了下去。

? “拔花虽然是我不对,但那是因为这花太臭了,怕熏着你,我是为你着想啊”。张小雨眼眶也红了,声音里充满无尽的委屈。

? “抱歉,我也很喜欢这盆花,现在请你马上滚”,李凡一面色阴沉,声音低沉冷洌,不带一丝人情味。

? 李凡一说完后,一个人走到阳台上沉默着摆弄花盆,似乎是想重新拯救这盆花。

? 韩文雪泪痕未干望着阳台上侧对着她的李凡一,干净清爽的短发下李凡一一张美丽的近乎帅气的侧脸,突然没由得的引着韩文雪的心悸动了一下。韩文雪也走到阳台上帮忙,两个人不说话,心照不宣地努力拯救着这盆即将死去的野百合。


〈2〉

? 打这以后,张小雨就极少出现在宿舍里了,有人听说她已经和一个富二代开始了“幸福美满”的同居生活。彭谨言也忙于各种校内校外活动,极少回宿舍。宿舍里唯一剩下的韩文雪和李凡一经过救花事件后关系开始逐渐密切。

? “凡一,我去食堂吃饭,要我帮你带饭吗”?

? “凡一,晚上去操场跑步吧,不冷不热的还能看星星。”

? “凡一,要考试了,去图书馆复习吧”。

……

? 李凡一的话依旧很少,不太了解她的人只觉得她是酷酷的女生,但韩文雪能感受到李凡一酷酷的表面下隐藏着巨大的悲伤。所以韩文雪总会借着“陪我出去玩”的借口拉着李凡一出去散心。

? “李凡一,今天没事吧。”

? “没事”。

? “走,陪我去孤儿院义务劳动去。”

? “不去”。

? “必须去”。

? 韩文雪小女子的心性一上来,软磨硬泡地也要把李凡一拖出去。按照韩文雪的说法就是: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奥。

? 酷酷的李凡一很难持久地在韩文雪面前保持酷的一面。因为李凡一发现柔弱示人的韩文雪在熟悉了她之后,你总能发现她身上古灵精怪的一面。

? 在孤儿院里。

? “凡一,一起来跳皮筋吧”。坐在排椅上的李凡一还没来的及拒绝就被韩文雪指使的一群小朋友拖进了队伍。

? “我不会啊”,李凡一万年没有表情的脸上挤出了苦笑。

? “没关系啊,我教你,要努力学奥,一会输了还有惩罚奥”,韩文雪美丽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小火苗。最后的结果就是李凡一俊美的脸上挂着两只小乌龟一路引人注目的回了宿舍。

? 在百货商场里。

? “凡一姐姐,她欺负我不会讲价”。韩文雪嘟着小嘴,跟李凡一撒娇卖萌。于是话不多的李凡一花了半小时的时间硬生生的把六块钱的奶茶讲到了6块5。韩文雪竖起大拇指亲切的送给了她一个称赞:人才。李凡一笑笑不说话,摸摸韩文雪的头表示接受称赞。


〈3〉

? 韩文雪和李凡一之间闺蜜情的急速发展被韩文雪母亲的一个“父亲病危”的电话暂时阻碍了。韩文雪回家了,李凡一又成了一个孤独的人。见过了繁华世界的李凡一不想再回到那个孤寂冷漠的世界,她焦急地等待着韩文雪的回归。

? “凡一,听说了吗,文雪要办理退学了”。偶尔回一次宿舍的彭谨言跟李凡一说道。

? “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人前冷漠的李凡一突然焦急地连续发了两个问句。

? 彭谨言怪异地看了她一眼,“听和她同村的王成说,她父母把她骗回去,要把她嫁给同村什么陈书记的傻儿子,听说彩礼要给40万,文雪不同意,现在被关在家里要被强行送去结婚。哎世上怎么会有为了钱把女儿往火堆里推的父母呢。”

? “你有她家地址吗”?李凡一声音低沉,听不出感情波动。

? “有啊,你要干嘛。”

? 李凡一没有回答,只是盯着彭谨言。

? “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得保证别去做些什么奇怪的事啊”。

? 李凡一点点头。

? 李凡一再次见到韩文雪是一天以后了。几天的时间韩文雪瘦了一圈,李凡一轻轻打开门锁,推门走进韩文雪的房间,哭累了的韩文雪蜷缩着躺在床上,弯弯的睫毛被泪水打湿,通红的眼眶下挂着两道明显的泪痕。李凡一望着韩文雪在睡梦中偶尔颤抖的身体,眼眶突然晶莹:哎,这个柔弱的让人心疼的姑娘啊。李凡一想帮韩文雪擦干泪痕,但刚碰到脸颊,韩文雪突然惊醒,并惊恐地往后退了又退。等定神看到是李凡一时,韩文雪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难过与委屈,丝毫不顾及形象的号啕大哭。李凡一也被她哭的伤心,一把把她搂进了怀里。一个是孤独的灵魂,一个是委屈的灵魂此时紧紧相贴,不分彼此。

? 韩文雪被李凡一带回学校了。韩文雪的父母被四个大汉架住,没敢多说一句话。后来韩文雪的母亲打电话给韩文雪,满腔谄媚的表示热烈支撑自己女儿和李凡一做朋友,以后再也不插手韩文雪的婚姻大事了。



〈4〉

? 韩文雪回到学校后,为了独自承担起了养活自己、负责自己读书的责任,到处打工,多的时候一天要做三份工。李凡一没有提过资助韩文雪读书的事,因为她知道韩文雪是绝对不会接受的。李凡一每天晚上都去韩文雪工作的咖啡厅门口等她下班。对韩文雪而言每天最高兴的也是下了班能看到待在咖啡厅门口等她的李凡一。有时候李凡一会早到很久,她喜欢坐在咖啡厅对面的桥上看着韩文雪,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的看着。

? 李凡一与韩文雪之间的感情在时间的穿针引线下加深再加深,甚至在不知不觉中悄然发生了某些性质的转变。某次下班后,李凡一牵着韩文雪的小手往学校走。平时叽叽喳喳的韩文雪今天一言不发,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抬头偷偷看看李凡一,脸色突然通红,然后又快速低下头。韩文雪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李凡一就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比闺蜜之情多了依恋、信任、崇拜,比闺蜜之情更加浓厚。

? 李凡一望着欲言又止的韩文雪,酷酷的说道:“有话就说。”

? 韩文雪的脸色像红透的苹果,话也说不溜了:“凡~凡一,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嗯…”,李凡一思考了一下,“大概是温暖善良、颜值高的吧”。

? “奥”,韩文雪情绪有点低落。

? “也不一定是男生”。还是酷酷的声音。

? 李凡一感觉韩文雪牵着她的手突然颤抖了一下。

? “嗯嗯。”韩文雪又恢复了活力,一个大胆的让她颤栗的想法突然浮现在她脑海里。

? 第二天傍晚,韩文雪调了下午的打工时间,去花店买了一大束玫瑰花,并且精心挑选了一个漂亮的手链。没错,今晚她要表白,不必顾忌外人的目光,勇敢打破世俗的约束,只是为了那个她深深眷恋着的人。

? 晚上在咖啡店的打工的时候不知名的思绪总是慢慢挑逗着韩文雪的神经,时间好像也变得缓慢,低头看看手表,过了5分钟,再看看才过了2分钟。

? 终于时间熬到了10点半,韩文雪换上了最美的碎花小白裙,一双白色的休闲运动鞋,整个人在换衣间的灯光下被照耀的闪闪发光。她把花藏在一个巨大的袋子里,带着一颗激烈跳动的心走出咖啡店。

? 李凡一今天穿着一身白色宽大带图案的休闲T恤,下身一条黑色的休闲裤,加一双也是白色的运动鞋,整个人看上去又美又帅。

? 韩文雪深吸一口气,走向李凡一。

? “李凡一,我想跟你说几句话,不管你怎么想的,都请等我说完再说”,韩文雪的脸因为激动而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 “我…我…我喜欢你”。韩文雪像是用尽了毕生的力气一样,说完这句话,后面想好的说辞尽然都忘光了。韩文雪低着头,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不安的等待着李凡一的回应。

? 李凡一沉默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句:“等我一分钟”。然后转身离开。

? 韩文雪的大脑有点空白,她不知道李凡一的反应是什么:这算是拒绝了吗?还是她没理解我的这种喜欢?眼泪眼看着要在眼眶里打转了。李凡一从桥边的角落里抱出一盆花过来,是宿舍阳台上的那盆野百合。忙于打工的韩文雪早就把它遗忘在了角落里,不知什么时候它竟然悄悄地开出了两朵娇艳欲滴的雪白花朵,夜的静谧之下,它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 “韩文雪,我喜欢你,大家在一起吧。”李凡一望着韩文雪的眼睛深情的说道。

? 人流量巨大的咖啡厅前一会就围了一群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他们诧异地对着他俩指指点点。

? 她俩没人在乎外界不和谐的声音,逐渐有人小声喊道:在一起,在一起。

? 韩文雪望着那盆在盛放的野百合以及捧着野百合的李凡一,一边高兴地点头一边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 李凡一放下花盆,牵过韩文雪的手。她俩身体慢慢靠近,李凡一红润的双唇轻轻吻上韩文雪柔美的脸蛋,一寸一寸深情地吻掉她脸上的泪滴,然后她们深情相拥,冰冷寂寞的唇吻上了温柔如水唇。不管世间流言蜚语,不管天地苍老,时间流逝,彼此心中从此只留下这个交换了真心的人。

? 在一起后的某天晚上,李凡一搂着怀里的韩文雪突然问道:“你以前就喜欢女生吗?”

? 韩文雪摇摇头。

? “那你怎么就选了女生呢。”

? 韩文雪抬起头,温柔地望着李凡一地双眼:“因为我喜欢你,而你又恰好是个女生,仅此而已。”

##祝福那些冲破世俗束缚,敢于追求爱情的勇敢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