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昨天休息一天,今天还是有点困,昨晚儿子给他爸还有他叔一起订了火车票,明天中午的火车,明天下午两点到后天上午九点,坐普通火车比较方便,离普通火车车站近。

他叔刚买了房,手头紧,所以要订硬座180元,他毕竟年轻,感觉可以。

他爸要求卧铺310元,上次去浙江就是坐卧铺去的,十九个小时到宁波,然后在宁波转车,再做高铁半个小时就到企业。

老公说现在做硬座感觉受不了了,记得年轻时经常坐硬座,有时坐两天一夜的火车,有时还没座位,就站着。

看来一个是年轻能吃苦,有房贷也能吃苦,人一旦有点经济基础再年龄大点,就选择安闲了。

这两年孩子大了,压力小了,老公也有点懈怠,不像前几年,出门打工一去就是一年,一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身体好,精力充沛。

过两天,留下大家两个在家,儿子学车学网课,八月份去上班。

我在家继续修养,身体在渐渐恢复健康,打算入冬前去浙江找老公或者去儿子工作的地方陪他,还是感觉一个人在家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