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色匆匆||尖扎坎布拉

第二天又是起个大早,朋友带着一路向东,因为隔夜宿醉,道路颠簸起伏,一直迷迷糊糊打着瞌睡,等稍稍清醒,已经进入了尖扎境内,眼前连绵起伏的红色沙山,在绿色大地的映衬下,格外的夺人眼球,车窗外时不时闪过的红色石柱,更是引来一车人的啧啧赞叹。

大家要去的地方叫坎布拉,意为“康巴人的家园”,是著名的丹霞地貌景区。丹霞地貌是由水平或变动很轻微的厚层红色砂岩、砾岩所构成,因岩层呈块状结构和富有易于透水的垂直节理,经流水向下侵蚀及重力崩塌作用形成陡峭的峰林或方山地形。

百度上的先容实在是拗口,只需看中国人取的“丹霞”之名,基本上就能形象地了解个大概了,而红色陡崖坡就是识别丹霞地貌最号的方法。著名的丹霞景区有广东丹霞山、福建武夷山、江西龙虎山、张掖七彩丹霞等等,代表着不同年代的丹霞地貌。

坎布拉位于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交会区域,公园内涵盖了"丹霞"峰林地貌景观、新生界沉积环境和沉积构造类型以及3800万年以来的地质生态环境演化遗迹,山体如柱如塔、似壁似堡、似人如兽,形态各异,千奇百怪,栩栩如生,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工。

更奇妙的是,印象中浊浪滚滚的黄河,在这里却是碧波荡漾,清澈如洗,这得益于鼎鼎大名的龙羊峡水电站,和尖扎的李家峡水电站,擒住了汹涌澎湃桀骜不驯的大黄龙,成就了“天下黄河贵德清”的壮举,贵德也有了“高原小江南”的美誉。

西北的景区如西北人一样的豪放,坎布拉景区150多平方公里,进去前在坎布拉小镇逗留了片刻,热情的藏族老人向大家推荐黄河石,大河出奇石,青海一带的称为黄河河源石,分为乌金石和星辰石两大类,品相好、寓意深的,很有观赏和收藏价值,可惜我辈不是缘中人。

进入景区映入眼帘的是,李家峡水电站和坎布拉湖,一侧是高坝阻水流,一侧是高峡出平湖,朋友一再关照,水电站严禁拍摄,故而未能留下大坝的雄伟身姿;而坎布拉湖碧水如镜、纯净清澈,临湖而起的丹霞群山,色彩斑驳,如焰似火,远处的白云绵延起伏,如梦似幻,好一幅色彩浓郁的山水油画。

大伙儿争先恐后下了车,噼里啪啦一阵快门,恨不得把景都摁到相机里,可惜再好的相机也不如眼睛,拍出的照片和实景相差十万八千里。当然,这样的美景都要留下自己的倩影,好事者找到了景点的石碑,一个个上去留念拍照,“龟山平湖”虽然很形象,但很煞风景。

七拐八弯继续往里走,盘山公路旁奇峰林立,时不时地闪过层层梯田,连农家土垒的院墙,也有丹霞的些许风采。到了最核心的景区,已是午饭时间,朋友早已准备了大饼子和羊肉,大伙儿或站或蹲,大饼夹羊肉榨菜,边吃边打景,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坎布拉地区有十八座奇山险峰,阿琼南宗和内宝宗最为闻名。德杰峰在蓝天的映衬下,远远望去,犹如拉萨布达拉官之盛景;"仙女聚会"则是由数十个拔地而起,形态各异的圆锥山,犹如"仙女"翩翩起舞;强起岗是由大小数十座峭壁如削的塔状山峰组成,群山起舞,气象万千,气势磅礴,蔚为壮观。

沿着石阶小径一直往上,是悬崖陡峭的阿琼南宗,峰顶有一座古刹,数间小石窟,窟内陈列佛像,终年香火不断,内宝宗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独立山峰,上有奇花异草,峰顶有天池、泉水,可惜天气闷热、体力透支,又是寺庙,便失去了一探究竟的兴趣。

回程的途中,大伙儿又在坎布拉湖旁凝神伫立,流连忘返,大好河山,壮美中华,有多少风景值得留恋,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