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夙愿

? 7岁的乐乐毫无声息地躺在冰凉的水泥地板上,任凭蔓延的夜色将她残破身体里的余热慢慢带走。

〈1〉

? “乐乐~~,乐乐~~,你在哪?”

? “乐乐,听到了你就回妈妈一声,乐乐~”。

? 乐乐爸与乐乐妈焦急地呼喊声此起彼伏的回荡在临近的几个小村庄里。从下午一点老师打电话通知乐乐爸妈乐乐没来上学开始,到现在夜色蔓延,乐乐已经毫无征兆地失踪了6个小时了。乐乐爸妈在独自搜寻2个小时无果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马上发动同村的亲朋好友对周围的村庄进行全面搜索。

? “乐乐向来是个听话的孩子,你说她也不可能因为贪玩旷课啊,到底跑哪里去了,真是急死人了。”夜色的降临加深了乐乐妈心里的焦急与不安,她的喉咙经过6个小时连续的高强度运作已经变得沙哑。

? “你别着急,她可能真就是去哪玩迷路了,大家加把劲再找找就能找到了”。乐乐爸强压着心里涌出的各种可怕场景,安慰乐乐妈的同时也不断麻木着自己。

? “乐乐~~乐乐~~”。

? ……

? 农村的夜晚漆黑、寂静,两道昏暗的手电灯光在黑暗中无助的摇晃着,像是两只在水里苦苦挣扎的无头苍蝇。

? “叮玲玲,叮玲玲”。乐乐爸的手机突然响了,乐乐妈精神一振,应该是有乐乐的消息了吧。

? “二哥,找到乐乐了,学校后面五里远的那个废弃石料场,你快过来吧。”

? “发生了什么吗?”乐乐爸听出了乐乐三叔声音里压抑着的颤抖,心里越发不安。

? 乐乐三叔沉默着没说话,挂断了电话。

? 5分钟后,乐乐爸妈冲进了废弃石料场,眼前具有冲击性的悲惨一幕让乐乐爸妈突然懵在了原地。乐乐双腿叉开地安静躺在地上,干枯的血液糊着凌乱的头发粘在她苍白却依显美丽的脸庞上,嘴唇煞白煞白。乐乐的下半身被乐乐三叔盖上了一件外衣,刺眼的红色却逃脱了外衣的掌控,在乐乐周围围成了一个小圈。

? “啊,乐乐,乐乐,你怎么,你听见妈妈说话了吗?乐乐,你别吓妈妈,你说说话,你说说话啊。”乐乐妈的身体突然软倒在乐乐身边,像是突然坍塌的世界把她的骨头碾的粉碎,她只能趴在乐乐身边,不断呼喊乐乐的名字,决堤的泪水沾湿了干枯的血液,使它又变成耀眼地鲜红。

? 两行浊泪顺着乐乐爸布满血丝的眼睛流下来,啪嗒啪嗒的砸到地上。乐乐三叔蹲在一旁默不作声,双拳把水泥地面砸的砰砰作响。

? “三弟,叫救护车了吗?你怎么没第一时间带乐乐去医院?”乐乐爸保持着一丝理智,做着现在最该做的事。

? “救护车叫了,我怕我不懂行,移动乐乐会给她造成二次伤害,所以没敢移动乐乐。”乐乐三叔的眼睛也红着,充斥着愤怒与悲痛。

? 5分钟之后,? “滴嘟滴嘟滴嘟”响着地救护车在乐乐爸妈生不如死的焦急等待中终于来了。

? “快,慢慢抬上来。小王准备止血,小周病人失血过多,准备输血。”

? 乐乐爸妈望着在嘈杂中开走的救护车,又是一阵悲痛的哭嚎。乐乐四叔不知道在哪搞来一辆车载着乐乐爸妈和三叔也向医院冲去,此夜注定是这个大家族的不眠夜。


〈2〉

? “乐乐命保住了”,乐乐奶奶听到这个消息,紧皱的眉头舒缓了许多。

? “我就知道这孩子命大。随我,至少能活88。”乐乐奶奶又向供奉着的观世音娘娘拜了拜。乐乐命保住了,但是没人告诉她乐乐不乐了,呆了,眼里没有光了。

? “我去杀了那个畜生。”暴躁的乐乐三叔无法忍受这种压抑的痛苦,把医院的墙锤掉了白灰。

? “三哥,你知道是谁做的吗?现在什么也不知道你就别添乱了。”乐乐四叔也憋着一股难以发泄的愤怒。

? “三弟,警察在调查了,收住脾气,乐乐不会白白受伤的,警察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乐乐爸还算比较理智。

? 犯人暴露的比想象中快的多,不,他根本就没想着隐藏。

? 在乐乐被糟蹋的当天晚上,一个13岁的初一男生在几个朋友私建的群里发了他凌虐乐乐的自拍视频,并附了一段话:兄弟们,今天刚玩了一个嫩嫩的姑娘,给你们瞻仰瞻仰。群里还有人回:“建哥威武”,“666”,“建哥多提携提携小弟”等等。

? 他叫王子建,石明中学一名初一的学生,打架斗殴,不学无术的混混头子。等到警察找到他时,他并没有一丝恐惧:“抓我吧,抓了也得放,你们等着瞧吧。”王子建昂着头,一脸不屑地望着警察。他用他恶毒地把戏彰显着他的与众不同。

? 事情似乎正如王子建预判的那样发展了,当地法院判决王子建未满十四周岁,不负刑事责任,以监护人道歉,赔偿受害人经济损失,并对被监护者实施教育为主,不予立案。

? 正等着警察给一个合理交代的乐乐爸听了判决后,愤怒的踹碎了医院的两扇门,连同乐乐三叔、四叔,一人拿了一把菜刀冲进法院,要先剁了这个徇私枉法的混账法官,再去剁了那个糟蹋乐乐的小畜生。结果他们三人冲进法院后就被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团团围住,最后三个人被拘留了7天,批评教育后被放回了家。

? 乐乐爸与乐乐三叔隐藏了仇恨的熊熊火焰,但仇恨的火苗一直都被埋在心里。乐乐奶奶看出了苗头,寸步不离的和大女儿守着三个儿子,不让他们出屋,以免再去犯错。

? 乐乐妈没期盼也没等到王子建父母的道歉,法院跟踪处罚事项的实施进度时联系了王子建父母。他们的回应又差点让乐乐爸暴走。

? “多大点事啊,他们闺女还多金贵啊,还害得我儿子蹲了半个月看守所。罚金大家都赔完了,还让大家去道歉,做梦吧。”王子建妈妈翻着白眼,一脸不爽的对着警察说道。

? 法院得到反馈后,给王子建父母下了最后的通牒:10天之内必须去给受害者及受害者家属真诚道歉并取得谅解,否则法院将会强制实行。

? 生活总是充满意外,乐乐父母没有先等到王子建父母的道歉,却先等到了一个让他们大快人心的消息:王子建出了看守所后仍然不安分,与高年级混混约着械斗。下午他逃课出校,过马路时闯红灯,被车速不快汽车撞了一下,本来并无生命危险,结果一把从书包里刺出的弹簧刀刺透了他的心脏,送到医院时已经死了。事后警察从王子建的包里又翻出了另一把弹簧刀,还有几包摇头丸、槟榔和大麻。乐乐妈听着医院门口王子建父母撕心裂肺地哭喊,心里没有一丝同情,反而涌起了一丝快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 〈3〉

? 做恶的人受到了惩罚,无辜的人却依然痛苦。乐乐呆滞的眼神,麻木地躯体依然没有好转。乐乐妈想了各种办法都没能唤出乐乐眼里的光,但乐乐爸相信只要人活着,就一定有希翼。

? 乐乐爸想起来女儿最喜欢的动画片是喜羊羊与灰太狼,乐乐自己玩的时候常常拿着喜羊羊与灰太狼的玩具自言自语。于是一个夜晚,一只喜羊羊出现在了乐乐的病房里。

? “小朋友,你不开心吗?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说说奥。”喜羊羊站在乐乐的病床前。

? 乐乐望向喜羊羊,目光依旧呆滞。

? “小朋友,那这样吧,我给你讲一个羊村的故事吧。故事发生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喜羊羊讲完了故事,跟乐乐挥手道别。

? 乐乐爸的心灵引导计划一直持续了两个星期,乐乐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乐乐爸已经确定了这个方法的不可行性。于是一天晚上,喜羊羊讲完了故事跟乐乐道别。

? “小朋友,喜羊羊以后还有其他事情,可能不能陪你了,但你放心,善良的喜羊羊是不会丢下你的”。喜羊羊挥手跟乐乐告别。

? 乐乐半躺着身体望着即将离去的喜羊羊,呆滞的双眸里突然滚下了两颗泪滴,乐乐缓缓的摇了摇头。

? 喜羊羊里的乐乐爸望着流泪的乐乐突然呆在原地,头罩里的热汗伴着他滚烫的泪珠滑落到脖颈里,他抑制不住身体的颤抖蹲下身子,在喜羊羊面具里无声地哭泣:有救了。

? 过了很长时间,喜羊羊重新走到乐乐床头,握着乐乐的小手颤抖地说道:“小朋友,如果你还想我来的话,就点点头,那我明天接着来。”

? 乐乐收住眼泪,缓缓地点了点头,眼里似乎亮了一丝光彩。

? 往后的日子里,喜羊羊成了乐乐的好朋友,乐乐眼里的光彩一点点放大,有时还能笑出声。

? “小朋友,你还有什么烦恼可以跟我说奥,我可是什么都会的喜羊羊”。最近喜羊羊每天结束时都会问这句话,乐乐总是不答。

“没有问题的话,我要走了啊”。喜羊羊跟乐乐挥手。

? “喜羊羊,你说我还能回学校吗?”长久没说话的乐乐,声音已经沙哑。

? “什么,你说什么?”乐乐爸激动的换成了自己的声音,全然忘了自己是只喜羊羊。乐乐没有发现,也没有再回应他。

? “当然可以啊,班级里的小朋友可喜欢你了。真的,喜羊羊跟你保证。”乐乐爸又恢复了他认为的喜羊羊地声音,声音里带着兴奋。

? 乐乐咯咯的笑了。

? 第二天,乐乐爸去学校找乐乐班主任说了这件事。乐乐班主任马上开始组织了一个有效的行动。

? “小朋友们,你们是我最善良的公主,最勇敢的勇士,现在大家的伙伴乐乐小朋友受到了坏人伤害,大家要不要去保护她。”乐乐班主任是一个优秀的班主任。

? “要”。班里小朋友齐声喊。

? “那好,那从今天开始,我要每天挑选一名勇士,一名公主,去慰问大家的伙伴~乐乐同学,你们愿意吗?”

? “老师,我,我”。

? “老师,我”。

? “老师,我也去。”

? 班里所有的小朋友都把手举的高高的,不甘人后。以至于到了后来他们把能去和乐乐玩耍看作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

? 乐乐的精神状态每天在和活泼可爱的同学的玩耍中,在喜羊羊的故事里极速好转着,她努力接受着曾经发生的一切,并用同学们的帮助,喜羊羊的鼓励,父母的关爱把伤痕慢慢抹平,丢弃,遗忘。

?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年2班的所有同学们站在学校门口,静静等待着。一个身穿白裙子的小姑娘,笑着撒开妈妈牵着的手,奔向那群向她敞开怀抱的孩子们。


**愿花开静好,时光美妙,愿每一个孩子都能快乐健康地成长。

(注意:本故事为虚构)

《司马优选好故事》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