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趣事(一)围歼鱼

池塘不大,位于水库上游一隅,约多个足球场地大小,处在村东,原为集体养鱼池,经营不利、没钱挣,就搁置、闲着荒芜了。水源自上边的河流、终年不断,坐东朝西的坝右侧有一闸门、手动的那种,越靠近坝根水也越深、再高的人下去也露不出头来。因前些天,在近坝根的深水区,刚刚淹死了一个孩子,大人们便开了闸,将库容水位降了一些。

没过几天,天更热了,孩子们也不长记性,又来此地徒手抓鱼了。通常:先是水性好的孩子,列队坝上、择机下水,采取善长泳姿向水面上游推进,四肢并用、边击水边闹些动静,将鱼儿往上游赶;水性差些的或女孩和小孩子,在两侧岸上伺候着、手持大长棍子,协同水中玩伴同步驱赶鱼群。

那位溺水的孩子,就是在上次赶鱼时,出现了意外。通常情况下,人往上游驱赶鱼群,鱼儿也往那边去。可是,那天也奇怪了,发现一条侧不楞鱼、不时地翻滚白肚子,并一反常规、更多地游在水面上,朝着相反方向、直往深水区逛悠,诱惑了那位可怜的男孩,也随之穷追不舍,终因持续不停歇地游,耗尽了体力又无大人在场,而发生了意外的事故。

拍着、喊着,就游到脚可触底区域,太累了,高个挺起身子、矮个取踩水姿势,用手臂猛拍水面,其他人从两翼围攻,缜密实施着围歼、扫荡战术。水中的人,不停地挥动着臂膀、情愿肉皮发红和肤肿;岸边的人,用木棍奋力敲击着水面、呐喊声一浪高过一浪。

也不知这样折腾所发出的和声,好听不、鱼儿能否听得入耳?管它呢,前辈们都是这么做的,谁还管它科学、不科学,管用就行。尤其是放水以后,水面降了一些,就越发好用了。

只见那一条条的大鱼,步调一致、齐头并进,好像约定与人展开激烈竞赛一样,径直地向终点的方向狂游,一会儿跃出水面、一会儿潜入水里,似乎正在带领着子弟兵、上战场,奔赴那为人民服务的荣誉殿堂。

真想抓到一条大的,骑上去、驮着驱赶其它的,那该多么浪漫呀!想得倒挺美,但纯属是在做白日梦!若是海豚还没准能行,但这是鱼呀,况且它们又没有事先接受过训练。没办法,还得往上游浅处驱赶、跟进,反复重复那臂掌、长棍功夫,尽管又晒又累,但心情愉悦、情绪高涨,不断地喊、不停地拍,这声嘶力竭的,似乎鱼儿也懂了些并迎合着,大的领着小的抱团共同向上游冲过去。

趟过没脖、齐腰的水域后,水深越来越浅了,鱼群也觉得大事不好。怎么游起来这么费劲:也不敢跳跃了,可能是怕跃起太高,再俯冲下去摔个半死或撞进泥里吧?一个个贼眉鼠眼、左蹦右窜,寻觅着更深的水域。哪里有啊,再往上游就面临着搁浅了。鱼儿哪能离得开水啊?

你怕什么,大家不是给你留了个出路了吗?

没看到?再找找!

只见这十多位孩子,一同向水面上游右侧豁口合拢、围攻,那鱼群主也不简单,还提前寻觅到了这一通途,奋力带领着兄弟姐妹及孩子们,一起先于大家到达了这唯一的最终冲刺口。一条齐膝盖深度、约五尺宽的小溪,鱼儿在前边逃奔着,大家在后面追赶着。

水越来越浅了,连那老大、群主的虎背熊腰,都看得清楚,尾巴扫来扫去的,扭动得也特别有节奏感,两只大眼睛恐无暇关注着大家,连同众群员,各自抱头鼠窜,拼命逃跑、前冲。岸上的人甚至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逮到逃命迷路的跳窜者。

人、鱼继续角逐并前行,溪流就更窄、更浅了,只有两脚脖深、三尺多宽,有一兴奋的孩子挺身跃起,迅即跨上大鱼的背上。你以为那是头牛啊,哪有那等容易骑呀?不等触及鱼的鳞片,鱼扭头便折返了回去,害得那孩子来了个嘴啃泥,连眼睛都找不到了!

哪还管那么多,置于那个泥孩子于不顾,后边又有两名勇猛的大男孩,立即横卧在沟里,树起两面墙堵着,恰好封挡住那条大鱼的退却路线。

男女扎堆地找呀、摸呀,总是见不到那条大鱼的身影。只听得“哇”的一声,原来鱼钻到第二防手队员的裤裆子里了,可能还咬到了他的小鸡鸡!遂马上脱掉裤头,暴露出那个东西来,舀水将宝贝儿冲洗干净,正反面仔细地拨弄着、瞧着。女生们也担心呀,全都围上前来、关心他,虽没上手但瞅得认真。也没注意女生在场,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看了几遍,没咬伤,又将那两个鸡蛋抻出来摆弄,扯扯、捏捏。真正在扯蛋!这下可好,让女生们都看了个清楚,也顿开眼界了。看到有女孩在场、害羞,怱忙又用双手遮上脸,倒让人家看得更明白和通透了。

他的秘密,再也不能视作密级了。至此以后,大家便给他贯上个“雅”号,叫显摆“流氓王子”。而女生再胆敢与大家挑战,就骂她女流氓,特好使,各个再也不敢欺负大家了!

后来返乡,据悉这流氓王子与那头号偷窥女流氓婚配一家,又生得一对“流氓”小王子和公主,仍在玩耍那围歼战术……

光忙碌那条大鱼了,而其它的鱼儿,趁机溜窜到了小溪上游的死泡子里。新一波摸鱼、抓鱼的围歼战又开始打响了,而这一次女兵也直接投入了战斗,热闹地混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