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伤,要么因为无知,要么因为渴望——加缪

1、这个世界充斥着谎言和奴性,孤独的荒草到处疯长。无论大家每个人有怎样的弱点,作家职业的高贵永远植根在两种艰难的介入中:拒绝谎言,反抗逼迫。

2、我无保留地爱这生命,愿意自由地谈论它,因为它使我对我作为人的处境感到骄傲。然而,人们常常对我说:没有什么可骄傲的。不,确有可以骄傲的东西:这阳光,这大海,我的洋溢着青春的心,我的满是盐味儿的身体,还有那温情和光荣在黄色和蓝色中相会的广阔的背景。

3、忧伤者有两种忧伤的理由,要么他们无常识,要么他们抱希翼。

4、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献给现在。

5、在发现人生是荒谬的之后,我只有一种冲动,就是想写一本幸福手册。

6、只有某些特殊的人,才充分知道永远不能去审判别人。

7、荷兰是个梦,先生,一个黄金和烟雾的梦,白天烟雾迷漫,夜晚金光闪烁,日日夜夜相继如斯,这梦里充塞着罗恩格林,如同那些心不在焉骑着车把高高的黑色自行车的人一样,像一群阴郁的天鹅,不停地盘旋在全国各地,大海周围,运河两岸。他们想入非非,头裹在紫铜色的云中,在迷雾的金色的香烟中打着旋儿,高高飞起,睡眼惺忪,他们不在这里了。

8、任何聪明的人都梦想着当强盗,只以暴力支配社会。由于这不像阅读某类题材的小说那样容易使人相信,一般地说人们就转向政治,投向最残酷的政党。如果能够统治所有的人,使自己的思想变得卑鄙又有何妨呢,是不是?我发现自己正做着压迫人的甜梦。

9、我从未打心眼里相信人类的事务可以是严肃的。严肃在哪里,它不存在于我所见的一切东西里,除此之外我一无所知,我只觉得我见到的事就像一种游戏,或者令人开心,或者惹人生厌。那种我永远也不理解的努力和信念的确存在着。我总是以一种惊奇的、略带怀疑的神气看着那些奇怪的人为金钱而死,因失去某种“地位”而绝望或者神气凛然地为家庭的兴旺而献身。

10、我因为没有足够伟大的心灵让一个值得赞助的穷人来分享我的财富,于是就把它留给可能来的小偷了,希翼这样用偶然来改正不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