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保护? “行为艺术”!

? ? ? ?邛崃资讯曾经报道一群文物爱好者自发组织深入到山间地头,开展田野调查,他们爬山涉水何其幸苦,面对镜头如此深情,不能不让人感动:他们多么热爱文物,多么热爱邛崃啊!而在感动之余,又觉得这一出更像是一种行为艺术的展演或宣传!

? ? ? 其一,全市的文物普查基本实现全覆盖。根据国、省、市的总体部署和安排,邛崃于2008年至2009年期间开展了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完成了全市24个镇(乡)261个行政村(社区)的文物普查工作,调查覆盖率达100%,调查文物总量1000余处。2009年10月至2010年3月,经成都市、四川省审查验收,全市共登录文物点693处,其中新发现不可移动文物518处,复查不可移动文物114处,消失不可移动文物61处。此次普查的类型既有古遗址、古墓葬和古建筑等传统意义上的文物,也涉及20世纪以来学问遗产、线性文物等更广泛意义上的学问遗存,文物的内涵有了较大提升。根据这次普查成果建立了现存632处文物点的不可移动文物分布电子地图系统,编制完成邛崃“三普”不可移动文物名录及体系(已成书),上级文物管理部门提出了“对普查中涉及的国家秘密,必须履行保密义务”的要求,为今后学问遗产资源的信息共享奠定了保障基础。那么,“田野调查队”在这些已经进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的文物点(其座标体系在“三普”时已完整记录)如石笋山、杨世安墓、古邛窑遗址等去开展“调查”有什么意义和作用呢?那应该去其它“田野”调查,看看能否有新的发现吧!

? ? ? ?其二,文物重在保护并在其前提下有条件地开展利用。目前,由于经费、人员等因素的制约,不可能所有文物点都能得到专人看护,甚至技防人防加狗防都困难,文物安全形势一直较为严峻。近几年来发生了多起文物被盗被毁的刑事案件,尤其是西、南路边远山区尚未校定文保单位的古墓葬屡遭盗掘和破坏。所以,对野外一些诸如墓葬、石刻、古建筑等都不宜在电视、报纸、网络等媒体上广为“曝光”或宣传,以免“引狼入室”。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一则故事,上世纪90年代,一文物贩子欲盗取一唐代石刻佛像,几经踩点、了解之后便从歌厅请来一小姐去寺内勾搭看护人员。是夜,待小姐把看护者哄入室内,盗者便动手去锯佛头,哪知看护者十分警醒听到异响即掀翻小姐,撵出屋外,吓跑了盗者,那尊佛刻才得以保存至今。可见调查和宣传还得要慎重些,点位、环境等该保密的还得保保密。

? ? ? ?其三,田野调查应秉持科学的态度。费孝通、季羡林等先辈前贤在开展田野调查时,是先研究史料或现实,然后带着问题深入山间田野,偏街小巷开展走访调查,实事求是地收集、记录相关资料,然后再回来进行整理和研究,最后得出科学的结论从没听说过他们高喊口号或大肆宣传其在开展田野调查,而遑论频频出镜之类。由此可以看出,近段时间以来邛崃所报道的“田野调查”更像是到此一游的资讯噱头或展示自我的一种“行为艺术”。

? ? 多一些科学态度,少一些“精神”自慰吧。这才是邛崃文物保护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