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拂尘一挥扫凡尘

空气中飘香的油条配豆浆,这是清晨特有的中国味道,每天都伴着这样的香气迈出新一天的第一步。那些风雨无阻的小商贩们靓丽了社区的街景,浓郁了中国味道。

清晨的世间万象,自然而真实。

抖空竹的“嗡嗡”声老远就能听见,可以积极参与进来的板球运动,踢毽子也难不倒腿脚未老的我,光是听听太极拳的背景音乐也是一种享受,更别提最爱的羽毛球了。

可有那么一群人,树荫下,挥动着拂尘。雪白的拂尘只那么一挥一抖,晨光下就泛着银色的光。看不出这些老大娘,跳得是哪一出,只是很喜欢那飘飘然的拂尘,好像拂尘一挥就会扫却凡尘。

亲手於鹊尾瓶中,取拂尘将尘拂去,俨然如旧。——《警世通言·王安石三难苏学士》

第一次看见拂尘还是在孩提时代,《西游记》中太上老君的那把“大刷子”,幼年并不知道那是拂尘。后来看到《八仙过海》中的吕洞宾也同样拿着一个“毛刷子”,实在是得意威风得很,却还是不知道那就是拂尘。

至于《神雕侠侣》中的赤练仙子李莫愁绝世的拂尘功,那是长大后才朦朦胧胧知道的。

直到上了中学,脑中储备了更多的常识,才知道原来拂尘不仅是汉传佛教、道教的法器,也是一种利害的武器,日常生活中还可以拂除蚊虫之扰。古代太监手中的拂尘就是纯粹的驱赶蚊虫之器具,后来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

第一次看见现实生活中的拂尘练习,竟然一时叫不上它的名字,显然《西游记》和《八仙过海》的神话故事早已在我身上过了时。幸而有老公提醒,方才想起。

晨练回来,特意查阅了一些资料,才知道练习拂尘也是一种健身方式。只可惜,匆匆而过走得急,没有留下影像资料,待天晴时长定当补上。

拂尘,有白色的太极尘和深棕色的葫芦尘两种,一般用来健身的是太极尘。太上老君所持的是太极尘,吕洞宾所用的是葫芦尘。

拂尘的演练风格独特,技法鲜明、软硬兼施,开合紧凑;舞动起来如天马行空,洒脱飘逸,闪展跳跃,灵活多变。

拂尘的动作以劈、缠、拉、抖、扫为主,有刀、剑、鞭、镖等器械的动作特点,练习拂尘时要求形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神合,运用时要求自然流畅,绵绵不断,一气呵成。

看了拂尘的演练要点,难怪我看不懂那些老大娘究竟在跳什么。所幸的是我的好奇心,成功的弥补上了这一课。

又见萱草

乌帽拂尘青骡粟,紫衣将炙绯衣走。——(唐)杜甫《从事行赠严二别驾》

在道教宗派中,师傅对于刚刚进入道观的弟子是不予正式授予纶巾,传授功法的。弟子需要在红尘中游历三年后,方可定论。

在弟子下山游历前,师傅会赐予弟子一些东西,分别是宝剑和腰带,还有最重要的拂尘,希翼弟子在游历中广结善缘,若对俗世产生留恋缠绵之情,需要用拂尘拂手告别,挥去尘埃。

待三年游历结束,若弟子还能坚持当初的本心,师傅才会真正传道。这时手持拂尘的弟子才是真正的道士。

所以,拂尘就是“拂去心中尘埃”之意。

因为人们愿意将拂尘与消灾辟邪之意相连,所以古代太监也手持拂尘,为皇上拂去登基上的尘土,渐渐的,拂尘就成为了太监身份的象征。

一个小小的拂尘,居然也会有这样深的学问底蕴。

早安排异品奇珍,与侄儿权且拂尘。——(元)吴昌龄《张天师》第一折

手持拂尘确有仙风道骨之感,可是,拂尘一挥真能扫除凡尘吗?

我想,那只是人们的一厢情愿罢了。

凡尘扫不尽,烦恼自扰之。所有的烦恼都是人心不清净的产物,而要想有一颗清净之心,不是非要寻个世外桃源不染世事。生活在人与人的世界里,自是尘埃遍野的。

对于凡夫俗子来讲,拂尘一挥扫凡尘的唯一办法就是专注于当下。

我想,这与道家思想并不相悖。道家思想所提倡的道法自然,无为而治,要与自然和谐相处,用“道”来探究自然、社会、人生之间的关系,人在道上,专注当下。

哪天也请来一把拂尘,只那么一挥,凡尘尽扫之。

声明:文章图文均为编辑“追阳葵花”原创,未经允许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引用转载!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