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纯真(11)

她站在单位门口的台阶上等我,在正午的阳光下高大的墨绿色门柱映衬着她雪白的纱裙格外耀眼,远远地她冲我莞尔笑着,然后旁若无人地喊我。我又想起了湖畔的一幕,就装着严肃的样子,她领着我进了大门,路上对我说她分了新房子。

大家穿过楼厅出了一个小门,后面是一片很大的操场,竖着几个破旧的篮球架,操场边有几幢也已经很旧的红砖楼,她指着那边告诉我就住在那里。一路上我也没说话,只是跟着她走,经过操场她和许多过往的人打招呼,好象她认识这里所有的人。

我跟着她进了一栋红砖房,是那种两边都有房间的桶子楼,楼道里很暗,只有通道两头各有一扇很大的窗户,光线从那里射进来能看见空气中弥漫着烟尘。

她的房间在一层,楼道里没有灯,走到快到尽头一个门外她停住,熟练的拿钥匙开门,从房间里飘出一股柔和的香味,她先进去,把我拦在门口,从门后拿起一双拖鞋给我。

我探头向里看,地上铺着蓝白相间的地板革,房子不大,也没有太多家具。我没穿她给我的拖鞋,脱下鞋光着脚进了屋,我来回走着看周围的摆设,到处都扔着各种各样的小玩具,我盘腿坐在沙发上,看了看脚底,一点都不脏。她一直背对着我倒水,这时转过身看着我笑了笑。

“我昨天看见你了,在公园里。”

“看见我为什么不理我?”

“我在船上。”

“你是不愿意理我,要不干吗把船划走。”

“你去那里干什么?”

“学习。”

“那是学习的地方吗?”

我不再理她,想问问划船的人是谁又没好意思问。她双手插在胸前靠在写字台边喝水,望着窗外发愣,大家谁都没说话,过了一会她走到我身边把水杯递给我:

“你身体好了吗?”

她坐在沙发的扶手上,口气缓和了下来。

“还好。”

“学习紧张吗?”

“恩。”我接过水杯。

她起身收拾桌子上的东西,然后问我:

“我的房子好吗?”

“小了点,是你的新房吧?”

“别瞎说啊,就我一个人住。”

我冲她诡秘的笑笑。

“你如果愿意以后就到我这里来学习吧,别去公园了。”

“我喜欢公园,那里有许多游园的恋人。”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然后一幅深沉的样子:

“你现在怎么变得这样?”

我笑了。

“我真的喜欢那里,挺好的。”我忍不住问她:“那人是谁?”

“谁?”

“和你在一起,划船的人。”

“你管呢。”

“关心你嘛。”

“不必了。”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你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我学习忙。”

“你早把我忘了吧。”

“没忘,我是想等我考上大学再来找你。”

她没说什么。

“那人是你男朋友吧?”

“说点别的好不好。”她非常不高兴。

我很尴尬,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愿意提起这个话题。

“你还没回答我呢,愿意到我这里来吗?我白天上班,这里没人。”

我环顾四周,装腔作势地说:“这里是学习的地方吗?”

“你滚,以后再别再来!”她真的生气了。

我兴高采烈地离开芸芸的小屋,感觉发泄了心中的闷气,回到学校我才有点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