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纯真(13)

一年一度的春季越野赛如期举办,这可能是大家在学校里的最后一次大型活动了。

大家的比赛是一种普及型的活动,按照年纪分组,全校同学几乎都要参加,有点像短距离的马拉松,沿着湖边跑一圈,大概有三五公里的路程。目的并不是赛出成绩,而是一种体育健身的宣传,也是大家学校保持了很多年的一项代表性的活动。

那天公园里几乎被大家占据了,各个年级分别比赛,一波接一波。当然也能够看出谁的速度更快,比如男生里最快的就是张申,女生里最快的就是赵柯。他们俩一直跑在队伍的最前面,个子都很高,像两个领队一样,矫健活泼,朝气蓬勃,看上去十分的般配。

我也跟着凑热闹,几乎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就在我即将跑到最后一座小桥准备冲刺的时候,看到芸芸站在桥边,冲着我笑。她手上还拿着一瓶饮料,看到我把饮料塞在我手里。大声喊着加油。很多同学都奇怪地看着我。

我高兴地向她招了招手,继续奔跑。

我不知道赵柯是怎么知道了我在芸芸的小屋里学习,她问我放学以后为什么不回家。

“是谁告诉你我不回家的?”

“那你上机关大院里干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去那里了?你是不是跟踪我?”

“我才没那时间呢,我只是偶然发现的。”她又神秘地说:“你能带我去那里玩吗?”

我想了想,就答应了她,我说不过我得找一个合适的时间。她说什么时候都行。

赵柯一走进芸芸的小屋就怪声怪气地问我:“这里是不是你那个姐姐的家?”

我说:“是又怎么样?”

她坐在沙发上,拿起芸芸的毛玩具玩。

我对她说:“你别给玩坏了。”

她气吭吭地把玩具扔到了一边。

“那个人真是你姐姐吗?”她问。

我正在找书包里的书,没好气地回答:“我不是和你说过吗。”

“你以前怎么没提起过?”

我不再理她,看自己的书。她坐在一边挺无聊的,一会站起来要走。我转过身告诉她:

“你别从前门出去,那里会有人拦你的。”

她嘟囔了一句:“我就从前门走。”然后跑了出去。

还没有到下班的时间,芸芸就气哼哼地回来了,她从外面进来就冲我喊:

“你今天带谁来这里了?”我被她吓了一跳。

“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先回答我。”

“是个同学,大家班的。”

“还是个女同学?”她阴阳怪气地说。

我突然被她的话逗乐了。

“你还笑,你是不是不想在这里了?”

“她只是想在这里玩一会,怎么了?”

“你们班有几十人吧,是不是都想来这里玩?”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她也不再说话,靠在沙发上瞪着我。过了一会我凑上去嬉嬉笑着说:

“我错了还不行吗,你也没说不让我带人来呀。”

“那好吧,明天你就把你们班的同学都带来,特别是女同学。”

“好了,好了,我错了。姐姐。”我倒了一杯水给她,恭恭敬敬地送到她面前。她不接。我就把水望她的嘴上送。她躲闪着,终于被我逗笑了。杯子里的水洒了她一身,这时她好象不太生气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那个傻同学偏从正门出去,你也不告诉她。”

“我和她说了,她确实有点傻。”

“你和她什么关系?”

我被她问糊涂了。

“什么什么关系?没关系。”

“没关系干吗要她到这里来?”

“她只是大家班的同学。”我诚恳地说。

芸芸凑近我,神秘地说:“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呀?”

“你瞎说什么呀?大家学校可不让大家交女朋友。”

“那你没告诉她我是谁呀?”

我又一愣,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我说:“我告诉她你是我姐姐。”

芸芸笑了起来:“那你以后就要管我叫姐姐了。”

“行,姐姐。”我亲切地叫了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