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家的杨梅树

杨微琴摄

转眼又逢梅雨季,我讨厌梅雨季的潮湿闷热,蚊虫滋生,却放不下对这个特殊季节里独有水果的向往与热爱,那就是酸酸甜甜,独霸南方的果中珍品——杨梅。

这几日每逢天晴,妈妈便带着5岁的孙子往外婆家的杨梅山上跑,采摘新近成熟的杨梅,还时不时地在家族群里分享她那硕硕的劳动成果。诱得远在他乡的我,腹中馋虫徒生,吃啥都失了滋味。

远水解不了近渴。抵不住诱惑的我,终究还是在网上买了一小盒杨梅。奈何30来块钱一斤,就算再爱,也不敢多买多吃。

想来,也就小时候在外婆家的果树下吃得最是恣意,畅快,那才叫放开肚皮尽管吃,口齿留香满腹酸。

旧时,外婆家在山脚下的竹林边,是由很多长条青石搭建而成的石头房。凹凸不平、色彩各异的石头垒成的墙面,看上去别有一番古旧的味道。靠近屋檐的石头面上,偶尔还会冒出绒密细软的青苔来,给困守墙中的寂寞石块带来勃勃生机,也给大家这些皮孩子带来无限赏玩的乐趣。

学生时代的我,每年寒暑假都会去外婆家小住。山林清新自然,野果酸甜可口,溪流活泼洒脱,虫鸣宛若天籁,鸟叫婉转悦耳,这就是大山特有的吸引力。

而我最感兴趣的,还是外婆家后山的那片杨梅林。毕竟对吃货而言,美食才是至关重要的存在。因此,梅雨季是大家每年往山上跑得最勤快的一段日子,摘杨梅也成了大家最好的爬山上树理由。

不过,采摘杨梅是有讲究的。上山摘杨梅不能选择大中午,太晒了,容易中暑;傍晚也不行,天黑了容易发生意外。外公、外婆一般会选择清晨早饭后带大家上山采摘,而且必须全副武装,穿上长袖长裤方可出门。

毕竟山野之中,有许多不知名的利害虫子,万一被叮咬,后果不堪设想。外婆就亲历过被蜱虫钻入肉中的苦楚,因此特别谨慎小心。

备齐弯钩、小篓子、水桶,大人们一声令下“走”,大家这帮孩子立即撒腿往山上跑去。

杨微琴摄

清晨的山林一片寂静,偶有几声鸟叫,只有知了在没完没了地热情歌唱,聒噪地迎接大家的到来。

山路狭窄泥泞,掩映在悠悠绿草中,不过是一道胳膊粗细的土黄色带而已,却尽显其蜿蜒曲折的妖娆姿态。路上时不时裸露着些尚未被完全风化的石块,尖锐而坚硬,向大家这群不速之客发出警告,“山路坎坷,切莫大意”。

路旁的草叶上三三两两地聚居着些璀璨露珠,宛若流动的宝钻。大家一路小跑,它们一路抖落。顷刻间,全钻进地下,消失不见了。

“慢点儿,看着点路,别磕着绊着了。”从外婆家到杨梅林也就10来分钟的路程,大家这些孩童跑跳的速度快,害得外公外婆在后面追得直喘气,还不忘叮咛注意安全。

很快,杨梅林到了。远远望去,满树尽是红玛瑙。走近一看才发现,红玛瑙中还间隔着许许多多汉白玉、粉珍珠、绿翡翠——大小不一的未成熟杨梅。

“挑熟的摘,没熟的别摘。”未等外婆开口,大家这群小馋鬼早就围着杨梅树迫不及待地开摘了。

杨微琴摄

凭着多年的采摘经验,大家通过望、闻、捏便可知杨梅的好坏。颜色深不代表杨梅就熟就好,有些反而是熟过头的烂果子。成熟的杨梅是深红色,或是深粉色,大多圆润饱满,硬朗而紧实,闻起来满是酸酸甜甜的果香,而非腐烂的酸臭味。

“这顶上有好多乌紫的,但是我够不着,谁手长点,帮我摘下来啊?”

“别急,让你外公用钩子勾下来。”

偶遇够不着的好果子,便可呼唤外公帮忙。长似钓鱼竿的弯钩闪亮登场了。弯钩顶端呈M状,外公用它勾住树枝后,再用蛮力尽可能地将树枝压底,使矮个子的大家也能轻松够到果树顶端的优质杨梅。

长在树干中间的枝干粗壮,弯钩也无法派上用场,只能上树采摘。有些着实够不着的,外公便用弯钩猛得敲打目标树枝,只见杨梅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噼里啪啦”地掉落一地。

这时候,抬头搜索变成了地上捡漏。比拼眼力、手速的时刻到了,大家得在满地的烂果子中迅速搜索出刚坠落的好果子来,否则它们就只能遗憾地流落草莽化烂泥了。

只是这打落的杨梅容易破相,混于烂果子中也是真假莫辨。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大家大多还是采用手摘模式。

望梅止渴,食梅生津。大家摘到好果子,第一时间不是放随身携带的篮子里攒着,而是先犒赏自己的小嘴巴。直到牙齿发酸,脾胃抽筋,肚子再也塞不下,这才往篮子里放。

为了增加饱腹感,大家吃杨梅并不吐核,啃噬完饱含汁水的果肉后,便径直将果核吞入腹中。这样一来,不用吃太多,肚子很快就饱了,就能全力以赴地帮忙干活了。

当然,大人们从不把帮忙采果子的希翼寄托在大家身上,没受伤,他们就万事大吉了。

杨微琴摄

杨梅这玩意是这样,挂在树枝上个个都是红玛瑙,采下放在篓子里一比较,个个仿佛失了颜色,都不是最完美的成熟果子了。现在想来,多半是绿叶相衬的关系,红果配绿叶,方显红的耀眼。

杨梅有多种吃法,直接吃,汁水酸甜,生津开胃;煮糖水吃,则变成了杨梅汤,成为饭桌上人见人爱的开胃甜汤;放冷冻室,它是天然的冰糕,酸甜冰爽,一口吞不下,唯有慢慢啃方解其味。此外,还有盐渍,泡酒,做杨梅干等等方式。

为了留住这短暂的季节性美食,大家这帮吃货可谓是绞尽脑汁,物尽其用。

外婆家的杨梅,自我成年后便很少有机会再上山采摘了,大多吃妈妈摘来的现成果子。上山采摘杨梅的乐趣,滞留在了美好的童年时代。

这次端午节,如果有机会,我想回家一趟,带着可爱多一起上山,看一看外婆家的杨梅树,找回熟悉的童年味道。

杨微琴摄


感谢舅妈提供照片


欢迎关注茶茶说道,给你分享最接地气的育儿经验,最简单实用的育儿方法。

编辑概况:

十大正规网站优秀创编辑、专题编委。干过传统纸媒的记者,新媒体编辑,任过中国500强企业的董事长秘书,当过最佛系的微商,开过最小资的淘宝店,直到拥有了可爱多,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全职妈妈。

致力于用文字记录生活,保留最质朴本真的生活味道,分享最接地气的育儿经验。累计书写17万字,粉丝近2万。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