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骂人的艺术

这老太太还挺能骂的。黑瘦黑瘦的小个儿,银丝黑丝掺杂拧巴的小辫子,竖条纹的小衫遮不住那骨瘦如柴的胳膊。怎么看,怎么都会让人心生同情。被拉开了很远,还在那儿不住地骂着——“cnm,cnm”。

呵呵,这句“cnm”似乎是开骂时的万用万能句。也不知道谁先发明使用的这句子,作为心中强烈愤慨时的发泄。可怜了几乎是全球世界各地发音相差无几的“妈妈”,这两个字怎么就得罪了智慧的人类,怎么就成了骂人时的专用了呢?

绣球小冠花 豆科

不是不会用“cnm”来骂人,而是——说不出口。不是自己清高附庸风雅,不是读书识字的影响,而是向来就不会用这样的字眼骂人。

听听,这老太太隔着十米开外的距离还在和对方互骂着,那边同样也是“cnm,cnm”的呼应着。一大清早的好心情就这样被浸润在“cnm”的世界中。

真希翼有一个装置可以自由调节声波的强弱以抵御不良侵害,要么就天生一副会屏蔽隔绝不良信息的耳朵。

听听,对骂声结束后,姐姐妹妹婶婶阿姨的议论和评判此起彼伏,一开始对这老太太的报以同情瞬间不见了。

原来,这老太太不听工作人员劝阻非要尝一口摆在货架上的香肠,她非但尝了一口更可气的是将咬了一口的香肠随处丢在一旁,方才引来了对方的不满,招致了这场对骂。就听得见“cnm,cnm”的互骂,不见其他骂人的话。

这骂人啊,不能只讲那一句,骂人也得讲艺术。

月季 蔷薇科

“侬脑子瓦塔了(你脑子坏掉了)”这句上海话,“妈”这个字没有吧,可就是实实在在的骂了人损了对方。

这是初到上海后,听懂并学会的第一句最有用的话,相比其他上海话,一些骂人损人的话比礼貌客套的寒暄语还要有用,能在关键时刻辨别出对方是在赞你夸你,还是在骂你损你。

致使现在每去一个陌生的城市,进入陌生的环境,都喜欢打听当地是怎么骂人的,会不会像家乡一样只有一句“cnm”。

语言,真的是灵长类动物生物链顶端的人类智慧的结晶啊。我倒有一个愿望,如能在今生今世走遍祖国各地乃至全球世界,收集汇总各地骂人的话,编纂成册,也是人生一大收获啊。

这个想法想想就觉得挺好笑的,也挺有意思的。说不定,有人早就开始行动了,将骂人——这一独特的语言艺术形式,承前启后发扬光大了。

骂人,当然要讲究艺术了。

四季海棠 秋海棠科

去年,西安一位奔驰女车主,因为新购置的汽车发动机漏油,在她连日维权无果后,被逼无奈坐在了引擎盖上,逻辑清晰条理分明的与4S店车企女高管斗智斗勇,维护消费者权益,同时也让车企提前加收“金融服务费”这一事件浮出水面。

在整个维权过程中,这位车主没有使用任何带有侮辱人格的字眼,没有一句骂人的话,却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得到自己想要的维权结果。

试想,若她不是理智理性的处理,仅靠撒泼骂人甚至动用暴力,就能维权吗?说不定,不但问题解决不了,还要引得对方拨打110处理的结果。

所以,与他人发生不愉快有争持时,最好的是动用自己的智商和情商,用装满常识的头脑来武装自己。

可见,常识就是在唇舌之争时丰盈自身的利器,多读书有学问还是很重要的。往往不带脏字的骂人会气倒敌人,学会不带脏字的理论就是语言的艺术。

试想,这老太太如果听到的都是不带脏字的损人的话,是不是更要气疯啦。

珍珠梅 蔷薇科

可惜,这骂人的艺术我也没学会。我愚钝,空讲理论没实践。

好像,人到中年,很多事情都气不起来了。第一,从来不去惹是生非,识时务者为俊杰;第二,闲来无事不找气,有气不生更不闷;第三,一切看开随缘来,凡事还能大过生和死?

好像,所有花开的时节,所有美好的瞬间,从来不曾对我躲藏起来。用艺术的生活诠释生活的小细节,心中有喜,自然不开心都要默默远离,哪里还会有骂人?别和“妈妈”过不去,别和他人过不去,更别和自己过不去。

与其说骂人要讲究艺术,不如说生活要艺术一些,后者多美好!?

声明:文章图文均为编辑“追阳葵花”原创,未经允许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引用转载!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