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生活 - 记烦闷


我关上手机屏,把手机面朝下拍在床上,心中一阵烦躁,犹如蒙着麻袋里的拳脚在向外不知头脚地拳打脚踢。

从一个月前我逃难般地从美国的学校飞回上海进入酒店隔离,这种烦闷就在我身上生了根。隔离时,我曾励志像在学校一样996般地学习。但是,第一天凌晨到达,睡了一整天到晚上七点,我的时间就完全被搞乱了。第二天我重振旗鼓,结果发现网络极差,网课都上的异常艰难。之后的几天,网络质量不增只减,一个链接要转上个一分钟都打不开,VPN就断了。

其实,如果我真的意志足够坚定,我还是可以继续学下去的。但这种宛如无底洞般不断下降的网络质量和被迫随时中断的学习过程耗尽了我好不容易树立的耐心和决心。我干脆一撂挑子,不学了。

不学了干什么?我刷完了杨超越所有的综艺,之后又开始读同人文,起早贪黑,叫一个醉生梦死。但事情不止于此。

人最令人头疼在什么地方?最初一个选择,永远避免不了想着另一个。所以我又良心不安地开始想着学习。想着我的人类学小论文,想着我的60年代,我的戏服设计的水彩图纸...

合上手机的我满腔烦躁。

该死的病毒。DAMN 2020

J.H.

4.15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