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星 犹在 The star is still there

? ? ? ? 时间在匆匆地流逝,转眼之间,已跨入了花甲行列。闲来呆在陋室无要事,便依稀回忆起孩童时光及往事。想当初,那还是“抓革命、促生产,备战、备荒,为人民;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的文革时期,是年我只有十几岁,妈妈的年龄在五十岁上下。

? ? ? ? 尽管,大家都经历过学问大变革的战斗洗礼,但母亲的学问水平,仍与解放前的一样,并没有丝毫的长进,斗大的字、不识几升。

? ? ? ? 记得那时候,我刚上小学没几年,总是怕早上起来晚了,不能及时吃上早饭、耽误上学,迟到遭老师训斥或点名批评;特别希望母亲早点下厨房做饭,按时叫醒我、正点开饭,尔后尽早前赴学校上课。

? ? ? ? 白天和晚上的饭菜,时间相对充足、好做一些,但早上这顿即便妈妈起得较早、也依旧有些急促,不时地担心母亲整天都在劳累,睡得太沉、爬不起来,会误了我的“大事”。更为可怕的是,那个阶段物资供给异常的匮乏,家中当时难以买到(凭票)用于计时的装备,增置了一架机械挂钟又添补了几只机械手表,那还都是随后几年的事情。

? ? ? ? 用作准确报时的机制“时装”家里全都没有。怎么办呢,如何才好?我犯起愁了……

? ? ? ? 甭着急、别怕,母亲自有其高招、绝技!

? ? ? ? 后来我越发感觉到,她老人家还真是不简单:不仅体内的生物“钟”行走的极其灵敏,而且还能用眼“观测”天相呢!

? ? ? ? 欲不误第二天早上做饭以及大人干活、孩子赶路,头天的天气预报是必听不可的。若明早儿是个晴天,她就观察天上的皓月或星星;当遇到明月不着调、脱岗玩“猫匿”,那就得用肉眼盯死那几颗星星的“行踪”不放了。

? ? ? ? 倘若碰到了阴天、有雨雪的时刻,便存在一些麻烦和难度,就得凭藉那尊“钟”来反映时辰了,偶尔禽畜等也能帮上一点忙,总归是八九不离十的。

? ? ? ? 妈妈在做家务、照顾与培育子女以及在人情世故的掌控上,总是尽职尽责、从不懈怠,始终都在默默的奉献着,从未误过各类、各个或重或轻的事宜,其它着手操办的诸项事务也未出过差错,真令大家为之娇傲和自豪!

? ? ? ? 她就是这样一位吃苦一马当先、冲锋在前,勤劳、俭朴地持家不遗余力,严、慈并济且恰当有度的家务主妇。

? ? ? ? 大家六位子女都曾领教过她的“骂”、她的“打”。但挨揍的机会并不是太多,一旦感觉到不“妙”、撒开腿就跑,裹成了小脚的女人岂能撵得上呀?过一些时候,也就缓冲了僵硬的局面。至于我吗,很容易被逮到,但基本上没挨打过,小嘛、幼稚不懂事,难免有过失,总是在原谅中渡过危机。

? ? ? ? 对待子女及晚辈,更多时候是以说教为主。绝大部分时光,大家都是在享受她的和蔼可亲、善良和温暖。

? ? ? ? 妈妈总是一次不落地为尚年幼的孩子,送来温馨的生日问候和祝福,特别是妈妈最小的老儿子、我。大哥大长我十五岁、还有其他稍大点的姐姐,肯定也享有过但我忒“小”没印象;比我岁数相差无几的小哥、姐,都给庆祝过且记忆还颇深,因我岁数长了些且总在沾光。时常是几枚鸡蛋或咸鸭、鹅蛋抑或是蛋炒饭、油煎蛋,也可能是几种兼而有之,甚至是大块的腌猪肉炒时令蔬菜等,要是碰上小公鸡炖野蘑菇就更高兴了。有时,这不知不觉、甚至是倏然而至的小小“盛宴”,让大家当事人开心不已,年年都在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

? ? ? ? 而母亲自身的生日,大家却从未得知其确切的日期是哪一天?她就是那样的坦然又倔强!即便是大家参加工作、成家立业后,有能力要为她老人家操办一桩得体象样的贺寿宴,从她的口中也未能套出只字生辰的讯息。大致有个在春夏之交的印象,索性就与舶来品“母亲节”一起过了。相较于她的好、她的爱,她那瘦弱的身躯里所承载的厚道品质、拥有的博大胸怀,仅单从当为母亲祝寿这件大事上讲,我等也不失为一个特大且终生的遗憾!

? ? ? ? 由此缘起,我与妻子也从未过过像样的生日,即使是六十大寿也包括在内。

? ? ? ? 谈及上述这种靠眼力的观星术,实则也并不那般想像的容易和简单,须先找到夜空上方偏南、等间距悬挂头顶的那“三颗星”(即天文学中的猎户座SAMSUNG)及其随时辰迁移的轨迹和规律。因天与地总是处在动态又参照系太宏观,若把“时刻”看准了,还是相当难的!

? ? ? ? 当年,我也特别好奇地用妈妈教给的方法,亲自看过破晓之前的天机,不错、还真挺有意思的,但看后的结果常常令人失望,其出入还是蛮大的。

? ? ? ? 也许是我年少且经验不够又对时空掌握的不透吧。妈妈在下个周末,不管我总在贪睡、就早早地揪醒我,让我再进行几次尝试,并不断地启用“密笈”且鼓励我:只要功夫深,铁“棍”(也能)磨成针。

? ? ? ? 看官,至此是否眼神有点疲劳了?不仿暂时休息片刻,我出道小题目、让您放松一下。

? ? ? ? 现假设晴天的元旦夜晚您站在大地上、正面朝南,问:① 如果此时为当晚21点左右,“三颗星”在您头顶的什么方向?② 如果时间为明早5点左右,“三颗星”此时迁移至什么方向?

? ? ? ? 答案:A.东南方? B.西南方(每题只能选择A.或B.当中之一个)

? ? ? ? 提示:从北极圈上空看过来,您脚下的地球,是逆时针旋转的:如下图所示

? ? ? ? 怎么样,有答案了吧?当然,您亦可晚上去亲身验证下!

? ? ? ? 来吧,大家继续:

? ? ? ? 再后来的后来,我安营扎寨于塞外,顺利派对结婚得子,此时老母亲亦近古稀之年,诚接她进城长期待上了几年。曾劝她带块手表、方便些,但终不如小儿及儿媳愿,从未劝动她戴上过:没承想,妈妈说搞不懂大家所说的二十几点、究竟是几点。

? ? ? ? 另一原因是,手表盘不如老家及我家墙上的挂钟脸面大:时针之间的空隙实在是太窄,连母亲贯用的寻常的韭菜叶儿,比划(意像)上去、都摆放不下。如何看它是好和得劲呢?

? ? ? ? 这是妈妈除“观星术”外,又一他人鲜知、唯我与妻儿共享的,她善长用于观看几点过多少、几点差多少的绝技。这种用于计量时间的“观叶术”,其单位的名称叫:叶子宽(该“创新”量具,还是一暂未对外公告的绝密级呢)。

? ? ? ? 诸如此类,等等的高招、绝技,妈妈的一生“发明”了许多,自用、家用皆尚可,但用到众人的面前,她也不好意思拿出手,终不便于登上大雅之堂、派上用场。这一点,她也是知晓和明辨事理的。但无关他人之事、也不牵涉妨碍他人行事,母亲也不想特意去改变些什么。

? ? ? ? 从小学到大学、研究生直至跨入高校工作后取得了高级职称,这几个时间段内,我也曾有过须臾的念头,试图将她的“观叶术”,改观一下或换成它法,但老人家始终不肯为之改变,仍固执地墨守其管用的成规。

? ? ? ? 我有什么办法?纵然是知识与见识还不算低!但是,说句真心的话,其实:我也真不想施展什么办法。此事真无法,当是好办法;无所作为,当有所为。

? ? ? ? 诚实而言,我并没有更改老人既成习惯的本意,只是总想让她老人家在活动下身心的同时、再多动些脑筋而已,别无其它奢求。斟酌、品味下来:妈妈所用这些手段,其实还挺有意思嘛?将时与空俩存在体捆绑一起用:简单、明了,老少皆宜,还算实用。说到根本,也就是各人计量时间的方式方法不同、所用单位也不一样而已罢了,譬如:有人用“沙漏”、“日晷”,还有人用“银河年”、“普朗克”;而没有学问的母亲,却固执地迷上了“星星”、“叶子”。何必呢?她老人家用起来又那么娴熟和过硬!

? ? ? ? 妈妈进城后,享受着与大家一家人尤其是她最小的儿、孙共乐的美好时光。偶尔也间歇地为家人做些饭菜,富具老成的滋味并时常勾起我对童年的追忆,更加感到敬爱的老母亲,时时刻刻都在为大家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倾注着全身心的力气……总是那样的情深和意浓。

? ? ? ? 同妈妈在一起、欢聚一堂,让她吃好些合胃口、穿得体更舒适,就是想让她老人家过活的更开心、健康、幸福和美满,这是大家子女应尽的心愿与天职。但母亲却总在想并忘不了既往的粗茶淡饭、当下还远在故乡的其他亲人与邻里情谊等,尤其是更加怀念那片星空……

? ? ? ? 而如今,大家则更越发地思念心中那颗最亮的福星……

? ? ? ? 时日,遗梦里曾见到老人家夜晚举头、仰望着那片天空,又寻不得那星星到底躲到了哪里,恨不得自己能迅即拥有一双腾飞的翅膀,直上九天宫,去顶礼膜拜、感动上帝,赐予吾等神通及力量于遍身、扭转乾坤,让时空皆能穿梭、倒流回从前那个美好的童年时代,再欣赏那颗巨星闪烁的光芒及其所指明的方向,同妈妈一起去尽情地享受那浩瀚蔚蓝的苍穹、广袤无垠的大地,并深情地重温、体味着伟大母亲的慈祥与温暖的怀抱。

? ? ? ? 愿:她的星、我的星,妈妈心中幸福的星,常在并永驻大家的心间。

? ? ? [时于母亲节时完成《妈妈心中幸福的星》初稿,特为已过世多年的母亲而作(今为她98岁诞生年):修改、定稿时,易用现名]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