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芭蕉惹雨骤,雨落相思观蕉叶

原文编辑—周勇先生

雨,淅淅沥沥,滴滴答答。有缠绵之姿,有空谷之音。

时而蜻蜓点水,时而铺天盖地,时而如心中绵密的愁绪,时而如空谷幽兰的心事,从天而落,盖住了满地的繁华,掩住了满池的喧嚣。

雨落闲庭,雨染尘埃,总是忍不住惹人相思。

遇见雨,总希翼遇见一棵芭蕉树。中国自古以来,‘雨打芭蕉’的情节深入人心,旧时庭院里,更是喜欢在窗外种满芭蕉。

“卧石听涛,满山松色;开门看雨,一片蕉声。”


芭蕉在花木学问中,是一种伤感凄怆的意象。滴答不停的芭蕉雨,淋湿了多少人的心?

“人世间,那些无处安顿的愁绪,去与谁共鸣?千百年来,那日日夜夜的雨,又要落向哪里?”

2、

想起雨,想起旧时庭院,就会想起窗外的一隅芭蕉。

芭蕉原生在南方,是喜湿爱水的,叶宽阔而肥,容易结出大片浓荫,绿满窗前,轻盈灵动,雨落时又如琵琶声入耳,原是古典园林中一种独特的造景手法,‘蕉窗听雨’。

或许是‘雨落芭蕉‘的情节深入人心,或许是雨时的芭蕉,更添了几许惆怅。那宽阔的叶子,一卷一舒间,伴着淅淅沥沥的雨,总是容易惹人愁思。


计成曾说:“夜雨芭蕉,似杂鲛人之泣泪。”

宋代黄机在《鹧鸪天》里说:“谢他窗外芭蕉雨,叶叶声声伴别离。”

雨染芭蕉,雨落闲庭,总是愁相思、愁别离,孤独与寂寥顿生,淋沥的惆怅,伴着离情,落在芭蕉叶上,惹雨骤,惹得眉间的相思落闲庭。

那一袭袭离披漫展、堆青叠翠的绿意,开在了粉墙边、湖石旁,生长在暖日的薰风里、长夏的庭院中。

幽幽闲庭,遇上一隅芭蕉,那满眼的绿意,驱走了胸中的躁意,那惹不尽的相思,滴不尽的哀愁,伴着叶叶声声,走进了千年的时光岁月里。透过一扇漏花窗,听一听雨打芭蕉的千古之声。


3、

“芭蕉叶叶为多情,一叶才舒一叶生。

自是相思抽不尽,却教风雨怨秋声。”

一叠一叠的相思,一叶一叶的离愁,舒展不尽,连绵不绝。千古以来,借着芭蕉,承载了多少人的幽幽情思。

满腔的离愁别绪,在一场雨中,或变得更加深沉,或涤得更加明净。

淅淅沥沥,点点滴滴,总是惹得相思更重。思故乡,思亲人,思朋友,思远方,思过往,思华年,思一路繁华笙歌,思一场雨落闲庭。

绵绵细雨,倚窗而坐,静守一颗心,静观一隅景。


听“一声声,一更更,窗外芭蕉窗里灯”的寂寞孤苦之情,听“雨打芭蕉声声泣,遥请惊鸿问故人”的思友之情,听“芭蕉为雨移,故向窗前种”的思乡之情。

一声声,一滴滴,一点芭蕉一点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李清照在丈夫故去后,写道:

“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馀情。

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帘外芭蕉惹雨骤,眉间相思落闲庭。雨打芭蕉,一点一滴,好似离人之泪,故人不在,宋廷南渡,又身处乱世,这份愁思,满是伤怀,夜夜雨落,亦不能遣怀。只是旧愁添了新愁,雨滴更重,愁损北人。

无边细雨密如织,犹记当初别离时。倚窗听雨,听一世长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