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红雷可不是抛弃旧爱的渣男,家世曝光,才知道他骗了大家十几年

孙红雷作为狠剧专业户,一直被很多观众喜欢,《征服》中的刘华强,《潜伏》中的余则成,《新世界》中的金海,都成了难以磨灭的角色。

很少有人像他一样,干任何事情都会干得漂亮,从小喜欢霹雳舞于是拿到了冠军,喜欢上了演戏,考到了中央戏剧学院,并拿了无数影帝。

孙红雷是公认的银幕硬汉。

在观众眼里,他看起来永远刀剑般凌厉,石头般冷硬,苍鹰般勇猛。而现实生活中的孙红雷,同样严肃冷峻、沉静寡语,鲜有柔情的一面。

然而,就在2010年9月21日的第八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上,获封影帝的孙红雷却三度落泪,只因提及他已逝的母亲。

如今的他无数闪耀光环的背后,到底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往事?

拾壹叔美文:孙红雷可不是抛弃旧爱的渣男,家世曝光,才知道他骗了大家十几年。

孙红雷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小时候的条件并不好,30平米的屋子住了7口人,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仅凭当老师的父亲一点薄弱的工资并不能让这个家庭正常的运转起来,向别人借钱的次数便多了起来。

孙红雷在节目中曾自己说过,前脚看见邻居家进了人,后脚再去借钱,人家就装不在家不开门。

父亲是中学哲学老师,母亲是镀锌铁丝厂的工人,家中有三兄弟,孙红雷是老小,小名三郎。父母微薄的收入不够支撑这么一大家子人,家里穷得叮当响。

但不谙世事的他还没意识到什么,他活泼外向,能唱会跳,在小伙伴中很是个“人物”。

直到小学四年级时,孙红雷得知,家里要推迟两个小时吃晚饭,因为母亲下班后,要去捡破烂贴补家用。

一天,母亲轻言细语地对他说:“三郎,你放了学也和妈一起去捡好吗?”

“不,我要做作业。”

他飞快地答道,不敢看母亲的眼睛。

这以后,孙红雷开始变得孤僻、沉默。

然而有一天,孙红雷放学回来,走到二楼楼梯口时,看到母亲正背对着他站在走廊里。他刚想开口叫时,她却突然提起脚步向一户人家走去。

“请问,家里有人吗?”

孙红雷听到母亲讷讷的声音,几秒钟后那家的门“嘎吱”开了,却很快又“哐当”一声关上了,伴随着没好气的一声:“又来借钱?大家哪有钱哪,自个儿也是泥菩萨过河!”

“走,妈,今天我陪您一起去捡破烂。”

一个周末,13岁的孙红雷主动牵起了母亲的手,母亲诧异而欣慰地望着他。

那天,母子俩直到天色发黑才回家。第一次随着母亲外出做事,孙红雷深深体会到了其中的艰辛。

为了捡一个漂在臭水沟里的塑料瓶子,母亲不惜脱了鞋趟进发黑的脏水里;在一家书店前见到几张破牛皮纸,他刚捡起来就被老板呵斥:“滚,叫花子。”

上中学时的孙红雷迷上了跳霹雳舞,上学时就经常逃课去跳舞,有一次被父母抓到,这下不得不摊牌,而令孙红雷诧异的是,父母赞成他继续跳并借钱为他买了VCD让他跟着学。

17岁时,孙红雷参加了黑龙江举办的霹雳舞大赛,并且夺得了冠军

18岁孙红雷自己远赴重庆,参加了第二届比赛,这次的比赛存在一点小失误,只获得了第二名

但是凭借自己跳出来的名声,孙红雷慢慢开始接到了演出,每次演出100元,一个月能接到不下于三四十场演出,每月收入高达3、4千元,在1988年,每月千元的收入让孙红雷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而不断在各个夜总会表演的时候,也认识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下更是让孙红雷名气慢慢大了起来。

没过多久,年纪轻轻的便成为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有钱后每月给家里点,剩下的便用在了自己的身上,据他自己说,花数万买了一台大哥大,出门必须打车。

奖牌的光环照亮了孙红雷的人生,他辍学从艺,被中国歌舞剧院收编到霹雳舞艺术团,一场演出挣100元,一个月演三四十场,月入三四千,简直就是巨款。

长期挣扎在贫困边缘的孙家,仿佛被上帝打进来一道光,瞬间衣食无忧,幸福来得太突然,仿佛一场梦。

1995年,25岁的孙红雷在一次演出中邂逅冯巩、牛振华,欣喜不已,当晚摆上豪门宴,觥筹交错,聊得投缘,牛振华大手一挥,指向北京,告诉他想学表演就去中央戏剧学院。

一语惊醒梦中人,当时正值中戏招生季,孙红雷当晚就有了去北京的冲动。

在没做任何备考的情况下,孙红雷简单收拾行李奔赴北京,所赖只有一张火车票,和心中燃烧的表演梦。

到了中戏,孙红雷正准备来段霹雳舞,两盆冷水劈头盖脸浇下来:

一,中戏的影视班名额已满,只有一个音乐剧班还有一个补录名额。

二,这个名额对体型要求极严,招生老师觉得孙红雷太胖,基本没戏。

出师不利的孙红雷不服气,硬是选择留下来参加考试。

为了减肥,他每天早中晚去跑步,不敢吃饭,更不敢吃肉,饿极了就吃点青菜喝点汤。

一个月后,整整瘦了36斤的孙红雷,神清气爽地站在了招生老师面前。老师大跌眼镜,心生赏识,在他第一次试戏失利的情况下,额外又多给了一次机会。

正是这来之不易的第二次机会,让25岁的大龄考生孙红雷“起死回生”,从700多人的考生中惊险胜出,获得了唯一的补录名额。

1998年,他第一次拍电视剧,是中戏的师哥推荐他去赵宝刚的《永不瞑目》剧组试戏。

主演是陆毅,他试的是一个戏份不多的打手建军,赵宝刚一开始觉得他“长得太善良”不适合这个角色,但他“口出狂言”说:不让我演这个角色,你会悔恨一辈子!

赵宝刚被吓了一跳,还真的试着用了他。

我对孙红雷最初的印象,其实是2001年他演的赵宝刚的另一部戏《像雾像雨又像风》。

虽然这剧在当时看来阵容就已经很强大,孙红雷只是一个配角,但他演的阿莱人设太好,在一众无病呻吟的公子小姐中显得特别清新脱俗不做作,反正我当时印象很深刻。

也是从那部剧开始,一直觉得他很适合这种带点黑社会的调调,事实上,他后来演的角色也确实大都是这种“心狠手辣、重情重义、为爱牺牲”的风格,他本人也因为这种硬汉气质而在圈内很有女人缘,一度被称为“师奶杀手”。

拍完《永不瞑目》,他就去拍了张艺谋的影片《我的父亲母亲》,他演的就是讲述父母爱情的“我”,不过我估计大部分人对这部影片的印象都是章子怡,很难记起孙红雷也算是“谋男郎”。

而这时孙红雷一直饱受路人攻击的事情来了。

1999年,29岁的孙红雷与40岁的丁嘉丽相遇了。

丁嘉丽或许不够惊艳,却是90年代内地娱乐圈的“大姐大”,她曾两度拿下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还将金鸡奖、百花奖、飞天奖、华表奖等影后桂冠一一揽入囊中。

好在有儿女陪伴,她艰难从失婚、失恋的痛苦中挣扎出来,再不敢爱。

回首半生,她很是悔恨:

我这一辈子没有得到一个男人真正的呵护,这是因为我自己不自爱,我自己做错了,没有守好自己的本分,没有守好妇道,才有自己这样的结果……你会最终孤独,我深有体会。

当时的丁嘉丽已经出道13年,在影视界是绝对的实力派,在遇到孙红雷之前,她已经拿到了金鸡和百花两个权威奖项的奖杯,更是金鸡奖的常客。

更值得一提的是,她出道的第一部作品就拿到了梅花奖,比孙红雷拿到这个奖时早了整整14年,属于绝对的前辈。

孙红雷呢,他在遇到丁嘉丽之前,发展看起来也不错。当时的娱乐圈,有两个相当有话语权的男人——电视界的赵宝刚和影片界的张艺谋

1998年,孙红雷出演了赵宝刚执导的《永不瞑目》,在剧中饰演一个只有十几场戏份的小混混建军,正式踏入电视圈。

1999年,孙红雷出演了张艺谋执导的《我的父亲母亲》,饰演章子怡和郑昊的儿子骆玉生,正式进军影片圈。

虽然与这两位重量级的男人有了交集,但此时的孙红雷还处于蓄势待飞的潜伏期,无论在丁嘉丽面前,还是在观众面前,都只能算弟弟

当时两人同属于中国话剧院的职工,不过平时并没有交集,他们的相识于一场名为《居里夫人》的话剧。

散发着成熟女人魅力的丁嘉丽和天生腊肉属性的孙红雷,饰演起夫妻来没有丝毫的违和感。有次孙红雷在排练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丁嘉丽特意等到所有人都退场后安慰他。

后来,丁嘉丽生病住院,孙红雷每天亲自下厨做好饭菜再冒雪给她送去。一来二去,两颗互相取暖的心便紧紧地连在一起了。

11岁的年龄差没有成为束缚,丁嘉丽老前辈的身份也没有成为阻碍,孙红雷十分主动地投入了这位大姐大的怀抱,爱情便悄然而生了。

爱情的种子一旦生根,很快就能长成参天大树。

就这样,两人把夫妻关系从戏里延伸到了戏外。

慢慢的丁嘉丽坠入了孙红雷的温柔乡里,得知女儿和比自己小11岁的孙红雷的事情后。

父母极力的反对两个人在一起,当时的丁嘉丽也不知鬼迷心窍了还是怎么了。

谁的话都不听,为了和孙红雷在一起,丁嘉丽不惜以断绝父母关系威胁。

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样做,父母也拿丁嘉丽没有办法,慢慢的也不管她了。
然而结局还是和大家预想的一样,分手了。

分手以后的两人,更没联系了,也没合作过,也没在屏幕上同框过。

孙红雷的事业算是走上了正轨,越来越红越来越好,丁嘉丽反而人气消退了不少。

一个家庭幸福美满,一个单身但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彼此活跃在娱乐圈,各自安好就完事了。

孙红雷火的一部剧应该是《征服》。

说实话,这部电视剧在当时绝对是无法超越的经典,到现在还有人把其中的画面当成表情包来用,至于那句“这瓜保熟么?”

更是被不少网友当成了口头禅。

《征服》中的“刘华强”一角在孙红雷惟妙惟肖的刻画之下,将一个黑社会老大“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霸气演绎地淋漓尽致。

像“年轻人不气盛还叫年轻人吗?”、“不牛啦?啊?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等等非常霸气的台词时至今日依然有着很高的流传度。

为了自己的兄弟、为了自己的女人而不顾一切。

当然,刘华强不仅有着一腔孤勇,也不失精明细致的头脑。人物的塑造非常的立体,不只是简单鲁莽的角色,内心的情感展现也十分到位。

光从角色本身的演绎上而言,孙红雷无疑是非常成功的,不然也不会因为这个角色而获得如此之多的肯定。

但这个角色演得再好,他的身份终究是一个“黑帮老大”,这便是这个角色本身的“限制”。

换而言之,孙红雷把一个黑社会老大演得再好也是个不值得提倡的反面角色,特别是在当下整个“扫黑除恶”的大环境下,这样一个典型的角色是不符合时下所提倡的主流价值观的。

所以就是这么一部捧红他的作品,在之后的数年里却从未被他提起,甚至有些采访在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被孙红雷慎重提醒:采访可以,别聊《征服》,提都不要提!

很多剧即便要拍这样的题材,到最后也要强行把男主洗白,有的时候一些受到观众喜欢的角色都要洗白。

要么给他们一个卧底的身份,要么就是他们还有什么崇高的追求。

总的来说,男主不能“为了混而混”。因此这部《征服》看起来剧名气势磅礴,但说起来就是一部发泄情绪的爽剧,没有任何教育意义。

正是因为这两个原因,孙红雷在成名之后极力要与《征服》撇清关系,一方面是他现在的人气也不需要《征服》那样的电视剧来当自己的代表作。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是“颜王”,人设就和刘华强有很大差距,而他也更喜欢这个轻松没包袱的人设。

再来说说孙红雷的演技。

孙红雷演技真的是无敌,怎么评判一个人的演技,我从来不因为一个人演一部剧牛逼,不论多牛逼我都不会认为他演技好,你的看他演多种类型的角色。

一个性格的角色翻来覆去演好几遍演的再好也没有用,像风像雨又像雾里有情有义的阿莱是一种角色。

在看刀锋1937从一个胆小怕事的狱卒后来变成一个黑帮老大的过程,这个剧里红雷的角色变换多么深入人心,这是一类角色。

还有半路夫妻刚从监狱出来的大老板其实这个人物形象和我非英雄里的人物设定比较像。

在看潜伏,一个完全改变孙红雷最早给人的形象,这里面的他是一个谨慎,聪明,又不失学者气息的人,完全抛开了之前的形象。

在看男人帮里一个宅男,还有就是梅兰芳里的邱入白,完完全全的书生气息,这又是红雷的一个变化,这完全是红雷在挑战自我。

孙红雷作为一个演员真的有很强的可塑性,气场这东西在他身上真的存在。

并且他可以收放自如,这已经非常难得了,何况戏路也并不窄。
至于台词一个调,每次他开口都觉得在影片院啊,一下子来到他构造的世界了。

孙红雷,一个演技被低估的男人,他是我认为尝试角色最多的演员之一。

有这么一句话:一部片子的角色选对了演员就成功了一半。
不是演员造就角色,而是角色造就演员。
孙红雷演了那么多戏,角色重复度极高只能说明他很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所适合的角色。至于演技,有多少人能够演什么像什么,演什么成什么?
普通观众其实关注的不是演技如何,而是角色如何,角色与演员相称就是好演技。
孙红雷一直演这样的角色就意味着以后如果有片子有类似角色首先就会想到他,这不就够了。
演员是戏子,不是艺术家。
要看演技去看戏剧去,那才是真功夫。

还有一个小爆料:日前,有网友晒出了一张疑似《街舞3》休息室的照片,可以清晰地看到在印有节目logo的贴纸上赫然出现了孙红雷的名字,还被贴在了门上。

如果这张照片是未经修图的,那么孙红雷将会成为第4位队长的可能性也是非常大。

不过目前节目组和孙红雷都还没有回应,所以大家还是要稍安勿躁。

其实孙红雷如果真的是第4位队长必然也会获得很多人的认可,毕竟“霹雳舞王”在专业领域还是具有绝对实力的。

此前除了钟汉良、蔡依林之外,黄渤和孙红雷成为队长的呼声也很高,只是就连粉丝们自己心里也都清楚,节目组能请到“颜王”的可能性太小了。

孙红雷如今已经不仅仅是热爱跳舞的青年了,他还是知名演员,也是不会轻易参加综艺节目的。

但无风不起浪,既然照片都已经流出来了,大家不妨大胆假设一下孙红雷加盟节目后的状况。

首先孙红雷必然会受到粉丝们的欢迎和认可,他也会得到其他队长们的敬重,毕竟无论是在舞蹈领域还是表演领域,孙红雷都是大前辈。

其次,孙红雷与此前确认加盟节目的张艺兴同为“男人帮”的成员,两个人从《极限挑战》第1季开始就建立了深厚的友情。

只是如今“男人帮”除了王迅之外都相继退出了节目,如果孙红雷和张艺兴能够在另一个节目中重聚,对于粉丝们来说也是一种安慰。

而在没有正式官宣之前,大家能做的也只有等待。

最后推荐三部孙红雷主演的影视剧:

永不瞑目

电视剧《永不瞑目》改编自海岩创作的同名小说,于1998年拍摄,由赵宝刚执导,陆毅等主演。女刑警欧庆春已牺牲的未婚夫的眼角膜被捐给了阳光帅气的小伙子肖童。

肖童与欧庆春结识后爱上了欧庆春。富家女欧阳兰兰在被肖童救了一命后疯狂地爱上了肖童,但被肖童拒绝。肖童为了欧庆春,主动要求充当警方内线,打入贩毒集团。

历经曲折和磨难,最终配合警方将欧阳天贩毒团伙一网打尽。

我非英雄

《我非英雄》是由郭靖宇执导,孙红雷、李强、吴越、董晓燕、王奎荣等连袂主演的刑侦题材剧,并于2004年08月24日在天津电视台影视频道播出。该剧讲述了公安干警为保护国家利益,不顾个人安危与犯罪分子进行生死较量的故事。

男人帮

《男人帮》是由赵宝刚导演的一部都市感情大戏,由孙红雷、黄磊、汪俊担任主演。王珞丹、张俪、王子文、姚笛 、隋俊波等倾情加盟。

该剧讲述了生活在一个充满诱惑的都市,三个不同的都市男人,三段不一样的爱情经历。本剧将带来爱情的终极解读,为现代人的情感迷茫中指引返璞归真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