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学

? ? ? ? 学生陈思伶从新邵过来,进入我所带的班级——二年级六班。开学时,由于新冠肺炎的影响,所有家长一律不准进入校园。我在校门口接待了这位小姑娘,纤瘦的身躯,秀丽的脸庞,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一看就让人心生爱怜。女孩是由外公带过来的,我跟她外公交待了要准备的入学资料,便牵过她的小手,带她进了教室。

? ? ? 入学的第二天,陈思伶把户籍资料交给我的时候,唯独少了爸爸的,我问她怎么回事,她很平静地说:“爸爸妈妈离婚了。”随后,与外公沟通,外公回答干脆生硬:“她没有爸爸,离婚了。”语气中夹杂着漠然与怨恨,我不再多问。

? ? ? ? 有一天,学生跑来办公室告诉我:“老师,陈思伶哭了。”我让学生把她叫进办公室,看着她满脸泪花,眼泪刷刷的往下流,打湿了手臂,沾湿了衣襟。柔声问:“怎么了陈思伶?”这才发现,奶奶一大清早就外出了,没有做早餐,临走前也没有交待,现在己经临近中午,就要到中餐时间,早上饿了一餐,想着到了中午,家里还是会没人在家,还得继续饿着,想到这才痛哭流涕。她哭着跟我说:“老师,我好饿! ”我心都碎了一地,曾经有过饿肚子的人都知道,那种滋味不好受,特别是对于一个几岁的孩子。

? ? ? ? 一个八点多的晚上,班级群找人。郭芯怡妈妈打电话告诉我郭芯怡放学回家放下书包后外出,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需要我帮忙找-找。几番周折,了解到在另一位女同学袁雅琪家吃过晚饭了,当中就有陈思伶。于是, 催促她们赶快回去。郭芯怡与陈思伶从同学家出来后并没有直接回家,等候已久的郭芯怡妈妈心急如焚。又是一番电话联系,得知陈思伶带了奶奶的手机出门。打电话给陈思伶,没说几句陈思伶竟模仿起客服:“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清稍后再拨。”一脸懵,等我反应才来,又好笑又好气。接着再拨过去,免不了一顿训斥,她委屈地说她回不了家,关门了,进不去,外婆没回来。时间到了九点多还在外面晃荡,多危险呀! 如果不是其他家长寻找孩子,怎么会知道陈思伶家里人对她如此放任自由,我心里-沉: 问题家庭,问题孩子。

? ? ? ? 第二天到校,找陈思伶谈话。

? ? "陈思伶,你晚上九点多还在外玩,你外婆不找你吗?你是不是经常一个人在外面溜?”

? ? ? “ 不会找我的,平日里我会带钥匙,昨天忘带钥匙了。”

? ? ? ? “外公管你吗?”

? ? ? ? “外公不管我,外婆不跟外公住-起,外婆还不准我去外公那里玩。”

? ? ? ? “那你平时会去吗。”

? ? ? ? “不敢去。”

? ? ? ? 这得有多大的仇恨呢?

? ? ? “爸爸给你打电话吗,给你买过什么吗?”

? ? ? ? “没有。”

? ? ? ? “妈妈给你打电话吗,给你买好玩的、好吃的,或者漂亮衣服?”

? ? ? “没有。”

? ? ? “爸爸结婚了吗?”

? ? ? “结婚了。”

? ? ? “妈妈,结婚了吗?”

? ? ? “也结婚了,在长沙,还怀孕了。”

? ? ? “爷爷奶奶呢?”

? ? ? “爷爷奶奶说放暑假再来看我。 ”

? ? ? 想问越心酸,需要人疼爱的年纪却无人过问。

? ? ? 上个星期五早上,陈思伶发了一条消息在班级群,老师,我外婆早上外出了,我还没吃早餐。“我即刻 回复:“先来学校,老师帮你买点吃的。”上完一节课还未到校,我打电话过去询问,外婆说过一会送过来,结果,一天都没来上课。

? ? ? 今天星期一,是陈思伶第二天没来上学的日子。

? ? ? ? 拨打两次外婆电话无人接听,接着联系外公,这 才得知,不来读书了,被新邵的爷爷奶奶接回 去了。”过了好一会儿,我接到陈思伶外婆电话, 互相问好,我才说了一句话:“我从陈思伶外公那 里听说思伶不来上学了,是这样吗?“嗯嗯。” 一阵忙音,竟然把电话挂了,至于嘛,后来 ,我猜想……

? ? ? ? 恨一个人的最高境界,不能提及任何关于这 个人的一点事。这辈子得有多大的仇恨。不曾想, 在家庭恩怨中,孩子便成了唯一的牺牲品。

? ? ? ? 回想这一个月二十五天,唯一的遗憾,没能给 你多点关爱,走了就走了吧,也许爷爷奶奶能给你更多关怀。

? ? ? 可怜的孩子,愿你以后都是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