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君

文/小披头

没意思!干什么都没意思!二三君将书放下起身想着得要干些什么才好啊!走廊的地板上堆满了他翻了几页就丢掉的书,他已经近两个月做什么事都静不下心来了。明天又要开学,二三君一想到回到那个厌恶的高中去上学,就又犯了一阵恶心。现在是下午的一点,二三君在家里来回地走动,眼看着假期最后一天又要过去了,心里说不出地滋味。既想抓紧最后的时间好好睡上一觉,又不想把这样的时间浪费在睡觉上。

二三君瞥见父亲放在鞋架上的香烟。“不论怎样,我现在得抽一根才好。”二三君上前,从烟盒中抽出一根来,又走到卫生间里,关上门,在左边的第一个抽屉里拿出火柴盒,点上了一根烟。呼—一瞬间,二三君的全身毛孔都被打开了一样,充满精力。“要不这样看看书试试?”二三君想。他打开卫生间的门,将刚才丢掉的《镜子之家》重新拿起来,带到了卫生间里。一边倚着水池台吸烟,一遍正儿八紧的看书。显然,并不怎么成功。二三君总是担心自己右手的烟头会不小心掉到书本上引起火灾,那样可就糟糕了。一来二去,二三君将没有吸完的香烟丢入马桶里冲掉了。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二三君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手,一边洗一边注视着镜子中的自己。应该要去剪刘海了吧,刘海都已经过眉毛了,不过要是明天老师不说的话,我也懒的去理发店。二三君是那种不到万不得已不去理发店的人。他最害怕进去的就是理发店。他害怕理发师不断向他推销一系列护理产品。他也害怕理发店的背景音乐,那种音乐一旦听到,他就不自觉地皱眉头,使他整个理发过程都感到很恶心。除此之外,他看到收银的紫发臃肿的小姐就倍感不适,可是每次去理发店,那个收银的紫发小姐就会起身,好像有意无意蹭着二三君的裤子。二三君又皱了一下眉头,不行,不行,可不能再想了。他将水龙头关掉,双手在衣服上擦了一下。闻了一下手指,味道基本上已经没有了。他又拿下架子上母亲的香水,在卫生间周围喷了几下,又在门缝那里从上倒下快速喷了一下再放回远处。二三君自从第一次在家里抽烟被发现以后,他才掌握了如何不被发现的技巧。仅仅在卫生间里面喷香水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父母通常在卫生间的走廊那里就会闻到气味,所以在门缝这里喷香水就显得格外重要。

二三君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的他干脆把自己的书包又整理了一遍。接着伏在床边睡着了。

“二三,吃饭啦!快出来。”妈妈的声音。二三君在叫喊声中迷迷糊糊醒了,才发现原来自己刚才睡着了。梦见什么呢了?好像是和一个女仙人在一起,那女仙人哪里见过的,可是现在又想不起来了。“二三,听见没有!”“来啦。”二三君冲着门口喊了一下,便草草起身了,看来抽烟的事情这次也没有发现呐。饭桌上一脸和谐的模样。父亲喝了几口啤酒,脸就稍红了。“我说二三,明天开学的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吧。”“二三又不是小孩子了,这种事情当然早就弄好了,是吧二三?”母亲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反问一句二三以便得到确认。自从二三君步入高中以后,凉子就不曾错过有关青春期如何教育孩子的那一种社区课程。面对二三也变得心有余悸起来,不敢话说太直接怕伤他自尊,却也无法做到完全的不闻不问。然而二三早就直到了母亲在想些什么。二三将脸埋在碗里,猛吃了几口:“嗯,都弄好了。”凉子露出笑颜,“我说吧。”“那就好那就好。”父亲又倒满了酒。

十点钟,二三君就躺在床上了。虽然下午已经睡过的他已经毫无睡意,但他也无事可做呀。不知道同学的假期都是怎样渡过的呢?二三君是一个十分奇怪的人,一旦放假,就几乎不怎么想要出门,更不用说和同学们一起玩了。想着想着,二三又不知不觉睡去了。

“喂!”二三趴在书桌上,抬起头看到班长站在他面前,手里拿着一封信。“诺,美智子给你的,你可要看啊。我跟你说,人家美智子可是一个好女孩儿,不许你欺负她。”二三点点头,觉得也没有多余的话要说。班长看他没有要回话的意思,就走开了。

又是这个烦人的隔壁班的美智子啊。二三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才想起来还有美智子这个人。美智子从去年的下半学期开始就喜欢上二三君并且每周都给他写信。只是二三从来都只是收信,没有读过就把它们给扔了。可是二三怎么会不喜欢像美智子这样的女孩呢?她可是众多男生爱慕的对象啊。多少男生都羡慕二三拥有这样的待遇。二三虽然在表面显得不屑一顾的样子,但其实在二三的内心里,十分享受自己拥有对拥护上来的机会丢弃的权利。那么拥有这样的主动权却假装放弃的自己,是多么有王者一样的风度啊,二三想着。

放学以后,二三去了一趟男厕所洗了一把脸。二楼男厕所的镜子上面积了一层灰,有一部分已经有了破裂的痕迹。可是学校却并没有想要换的意思,大概觉得学生没有必要注重外表的缘故吧。二三将自己的制服整理了一下,调整了斜挎书包的位置,走了出去。正准备下楼梯的时候,二三惊愕的发现美智子竟然一个人在楼梯口等他。

教室里最后的两个同学走出来,杉田和小健起哄到:“二三君,快点呢!人家美智子等不及了!”嬉闹着,两个人跑下了楼梯。二三吸了一口气,他不动,美智子也不动;他不开口,美智子也不开口。美智子红着脸,低着头,也不敢看二三君。“喂。”这是二三第一次对美智子开口。美智子抿着嘴抬起头,看见二三君手里拿着美智子托二三君班的班长给他的信。“你可要看好了。”二三若无其事的将信撕成了一半,随即扔进了楼梯口的垃圾桶里。美智子的眼泪一瞬间就下来了,没有开口说话。二三君这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情。美智子真是漂亮啊,连哭的时候都那么好看。可是二三君害怕伤害她,所以才将自己完全与她隔离了开来。美智子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喜欢一个怎样的人,自己在与怎样的一个人物接触。二三君给自己下了底线,如果美智子还是不应自己的冷漠而退缩的话,他就认同了她。现在好了,看来美智已经对自己完全死心了。这对大家都有好处。二三假装咳嗽了一下,下楼梯走回去了。

回家的路上二三的脑海里反复出现着美智子哭时候的表情,突然想起那样的面容昨天在哪里见过。可是他昨天并没有出门啊。啊!那个梦里的女仙人!原来美智子就是那个女仙人。照例,二三君去之前上学时候常去的书店张望了一下,没有什么感兴趣的新书上架,都是类似《一起去弗洛伦萨吧!》这类没有头脑的编辑写给没头脑读者的书。二三想到那些可笑的读者就咬牙切齿地想笑。总有那么几个人,觉得自己读了利害的不得了地书,还时不时来挑衅二三君,问世界上藏书量最多地书店在哪里这样的问题。而对方说出正确答案以后自信满满地表情,只得让二三说“敬仰敬仰”地话语来搪塞他对方。正准备离开的二三,发现文具区域有减价的标识,好像是纸张。二三将手插进口袋里,走过去一看个究竟,原来是老信纸在降价啊,还是那种竖线格的信纸,现在还有谁会拿这种老古董的信纸写信呢?不过,要是买来给美智子,捉弄一番她也挺好玩的。想着,二三就拿了一叠去结账了。排在他前面的是一对双胞胎小学生,穿着一样颜色运动鞋,一样颜色的书包,扎着一样的辫子,手里买了一样的自动铅笔。自己是独身子,二三实在想象不出要是自己也有个孪生哥哥或者弟弟会怎样。可是既然已经长的一摸一样了,为什么还要一样的打扮呢?难道双胞胎都想和对方一样不成?二三君不懂。

结账的是一位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戴着红色框架眼镜的小姐,发梢有着烫染过度的痕迹,脸上那种冷漠的气息已经在向他人示意自己已经看透生活的本真而麻木了,那就是—“无趣但又不得不”。

二三拿起信纸小跑着回去了。

“你回来啦!”母亲开门,看到二三的第一句话。“今天怎么那么晚?”“噢,今天在书店待的时间稍微久了点。”“买到心仪的书了?”“嗯。”二三君一边换鞋子,一边草草回答母亲的话。“收拾收拾就来吃饭吧,菜马上就要好了。”“爸爸呢?”“他今天和单位里的同事吃饭不回来了。大家吃吧。”“噢。”二三君进房间,将书放下,换上了便服。仅两个人的饭桌上,凉子是不敢多问什么的。只有当二三君自己想起要说什么的时候,凉子才敢多插几句嘴多问几句。“那个。”“嗯?”凉子 停了一下手中的筷子,抬起头往向自己的儿子。“隔壁班的河西同学一直给我写一些奇怪的信。”“噢?”“嗯。”二三喝了几口汤。凉子心里先是一喜,儿子竟然主动向自己说起感情上的事情来,要知道,同龄人通常是瞒着父母的。凉子突然为自己的得到信任而骄傲了起来。不过,自己到底应该怎样接话呢,到底要不要问问儿子对那个河西同学的感受呢?还是应该提醒他不要为了这种事情误了学习呢?凉子左右为难着,终于问出一句:“那二三抽个时间带河西同学来家里一起学习吧。”二三把吐在桌子上的骨头用筷子扫进碗里,起身说:“那种女孩子,有什么好带的。”说着,掩门就进房间了。大概是不喜欢人家吧,也好也好,省的误了考大学的正事。凉子边咀嚼着米饭,边想到。

二三君坐下来,将放学在书店买的老式竖行纸拿出来摊在桌子上。随即又从书包里掏出圆珠笔,准备开始写点什么。

河西同学,

首先我要为我今天的事情感到抱歉。如果你已经不记得我说的是哪一件事情了,那样是最好的了。我希翼你有一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这样对大家都好。大家是做不了朋友的,更不用想和我有进一层发展的关系了。实话告诉你吧,我十分的看不惯你这种女生。因为有些姿色而觉得什么男孩子非得对你迷的神魂颠倒不可。很不幸的告诉你,我从来也没有觉得你长的好看。你的眼睛太大了,有时候我都担心你的眼球会不会掉出来。还有你的头发,从来都是披散下来的,一点也不干净。总之我说了那么多话,请你不要伤心,这只是我的看法,毕竟有很多人爱慕你。当你读了这一封信以后,希翼大家以后不要再有任何联系了,也不要给我写信了。

平冈敬上。

二三读完以后,感到很满意,将它叠了起来放在了校服的口袋里。如果她明天再找我的话,我就塞给她。二三开始写他应该完成的作业。二三对于作业总是觉得完成就好,至于质量么,他从来也不在意。要说他活到现在最厌恶的,那就是学校和学校的老师了。在这之前,他最喜欢的就是读小说,并且是偷着读。上课的时候、或是写作业的时候读是最读的进的时候。但是自从假期以来的他,对小说丧失了以前的兴趣,甚至都没有拿起的冲动,这是怎么回事呢?算啦算啦,二三此刻最期盼明天的到来。

二三将作业了事后去冲了一个澡,母亲还在客房里读报纸,父亲依旧没有回家。回家的话,也是醉醺醺的样子吧。二三君最讨厌父亲醉醺醺的时候了,那时候的父亲总是滔滔不绝说这话,令人厌烦。二三君钻进被窝里,可是为什么美智子会喜欢上自己呢?是因为自己喜欢读小说的缘故?还是因为自己的外表呢?关于外貌这一点,二三是知道的很清楚的,自打小时候随母亲出去买东西,遇到熟人总是夸自己长得十分俊俏。二三君起身,将抽屉里的镜子拿出来照了照,这一次他看着自己的脸看的十分仔细。额头上有几颗青春痘的印子,五官端正,看起来是女孩子喜欢的类型吧,他想到。十分满意地将镜子放回抽屉里。不知怎么的,他倒希翼明天美智子继续缠着他,竟然开始期待起来。

第二天,他没有收到美智子的信,抽屉里也没有。这让他感到十分奇怪,整天上课也提不起什么精神,美智子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放学,他依旧去洗脸,出来的时候,发现美智子在楼梯口等他。这时候他竟然感到十分放心,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情,但是不管怎样,机会来了。二三若无其事地走到美智子跟前,美智子并没有要给她任何东西的举动。这样是最好了,看来她已经差不多死心了。正当二三要掏出口袋中的信的时候,美智子伸出右手拉住二三君的手,阻止他将口袋中的信件拿出来。此刻的二三君万万没有想到美智子竟然会有这样的举动。“那个…”美智子开口了,“请不要再伤害我了。”噢,大概美智子又以为二三要在她面前撕她以前写的信吧。突然美智子一用力,拉着二三君往楼上跑。“河、河西同学…你要去哪里?”大家无情的二三君竟然害怕起来。直到到了六楼的空教室,美智子才停下来开始喘气。“河西同学?”二三君一脸疑惑又矛盾地看着美智子,可是为什么要来到顶楼地空教室呢。不,大事不好。二三看着美智子正在解开自己白衬衫地扣子。二三想要说:“快别这样!”可是完全没有办法说出口,他的喉咙被什么东西塞住了,怎样也发不出声音来。啊胸衣显露出来了,淡黄色的,在那包裹之下挺立着花瓣一般的挺立的乳房,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喜欢吗?”美智子问。二三被这突然的问题惊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答,美智子就抓住二三刚准备拿信的手伸进她的胸衣里。“啊,那样的柔软又富有弹力,少女的酥胸。”二三竟然变得忘乎所以得抚摸起来,他慢慢往美智子跟前挪步,正想要吻她的时候,美智子突然躲开,镇定自若地问道:“喜欢吗,平冈君?”此刻,平冈二三不知该怎样回应这样简单的问句。他只想要吻她,捏住她的腰吻她。不,她没有让他得逞。当他再次想要靠近她的时候,她抽出了平冈口袋里的那封信,又狠狠地推开了他,飞速扣上纽扣,奔跑着离开了教室。平冈张着嘴巴,然而,“河西同学”,这四个字却始终叫不出口。

天暗下来了,今天回家比昨天更迟。凉子看到儿子回来时迷离地神情不免十分担心。“晚饭和朋友在外面吃了,不吃了。”二三准备进房间。“站住!”父亲在后面醉意十足地喊道,“你以为你是谁,想吃就吃,不想吃就不吃?”凉子在旁边说自己地丈夫:“唉、你少说两句,孩子不是说已经吃过了吗。”“就是被你他妈宠的。你说你到底去哪里了,是不是去游戏厅了?...”二三受不了他父亲的问斥,飞速地跑到了出去。“二三!”母亲在后面喊着。“管他什么。这没出息地等会就又屁颠屁颠回来了。”父亲地声音紧随其后。后来的话,二三什么也听不见了。

是啊,我是逃出来了,可我现在该去哪里呢?二三不知不觉地走到了美智子地房屋这里,二楼的房间亮着灯,窗帘是拉着的。美智子在里面读书吧,想必那封信也看了。二三君眼前又浮现出美智子白色衬衣下淡黄色的胸衣,他开始悔恨写了那样的信。二三闭了一下双眼,慢慢踱步离开了。夜晚小镇的街道真是安静啊,想来大城市一定不是这样的吧。大城市里,想必也有像美智子一样的女孩子吧,而且一定多的不得了。我大概是喜欢上她了?不,怎么可以?我怎么可以喜欢上美智子这样轻浮又受人欢迎得女生?我怎么能让她得逞?不可以不可以!啊,这样,我一定得去东京,我一定得去那里,那里的女孩一定比美智子更美吧。

自此那次跑步以后,二三君开始变得刻苦读书起来,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而如了二三的愿望,美智子再也没有出现在那个楼梯口。期中考试结束以后,二三君从原来的三十几名到了前五名,这使二三变得受人瞩目起来。越来越多的女孩子对二三表示出爱慕之心。“那个平冈二三,既帅成绩又好,要是谁和他做情人,那一定是超级幸福。”同桌的健太将他听来的话转达给二三,二三只是笑笑而已。那美智子呢?她到底还是不是挂记着我?还是依旧因为那封信而生气?二三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开始被美智子牵动。有时候出操的时候,二三会偷瞄隔壁班的美智子,看看她有没有在看自己,可是得到的答案总是大失所望。美智子从来没有往二三这里瞥,总是与身后的女孩说笑着。

第一次模考结束以后,二三照例去那家书店闲逛一会,正当他要选购一本刚翻译完的法国诗集的时候,从橱窗透过去看到对面的便利店旁边的弄堂里一个女生在和一个男生亲吻着。什么,那样的头发,迷人的散落着的头发,果然是河西美智子。除了美智子,再也不会有人适合那样的头发了。二三君转瞬之间头脑空白,双眼出现了无数黑色的蚯蚓。他用右手的指甲拼命扣着自己的指尖,血渐渐的流满了整个手掌。他放下书,往便利店的反方向跑着。不可以不可以,我怎么可以想河西那样无耻的人,我从来都不曾喜欢她过,不曾在乎那个狐狸精。二三君跑着跑着,跌倒在夕阳下的柏油路上。双膝擦了两个大坑,他却手撑着地面,仰头大笑,我是不喜欢她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闻过梅花也淡 偏开在冬寒 如着一些人的骨头 偏顶着严寒 太阳成就着黑暗 一半向阳一半阴暗 如着一些人的眼睛 一半善...
    雨安阳阅读 40评论 0赞 0
  • 安装Anaconda 在Continuum官网下载Python2.7版本Linux64-Bit的Anaconda,...
    Vivian_yolo阅读 2,123评论 0赞 2
  • 苹果有锁版是什么意思?苹果有锁版与无锁版的区别Q:苹果有锁版是什么意思?苹果有锁版...
    wzf_taker阅读 6,327评论 0赞 0